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如果用抖音的方式打开刀剑乱舞

  《如果用抖音的方式打开刀剑乱舞》又名《当审神者迷上抖音之后》。
  #ooc遍地#
  #我也布吉岛我写的是啥了#
  
  长谷部觉得,自从主公下载了一个名叫什么“抖音”的软件后,她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奇怪了。
  比如,账单上莫名其妙地多了好些开支。然后,主公的门前就多了好些箱子。
  长谷部打开了一个箱子。
  卧槽,满满一箱子的透明胶带,还是加大加宽的那种。
  主公什么时候迷上做手工了???还是说她最近对木乃伊感兴趣???
  长谷部再次打开了一个箱子。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浓妆艳抹甚至可以称之为“妖艳贱货”的花正冲着他徐徐地扭动着身子吹起了萨克斯。
  ……好像还是个很经典的曲子。
  长谷部突然觉得山姥切的太阳花是如此得可爱而清新脱俗。
  长谷部一脸僵硬地合上了箱子。
  他已经不想知道下一个箱子里装着什么了。
  
  第二天清晨,审神者从被窝里挣扎着爬了起来,拿上几卷子胶带就往外冲。半个小时后,又两手空空地回来,如狼似虎地扑进被窝的怀抱。
  长谷部对此毫不知情,按照往常的时间点为主公送去早餐。
  (请原谅一把打刀的侦查吧。)
  长谷部缓缓踏入房间——
  ——稳稳地踩在榻榻米上。
  ——顺顺利利地进来了。
  审神者还是知道长谷部最先进来的时候是端着她的早餐的。
  长谷部看着审神者优雅地小口小口啜饮味增汤,毕恭毕敬地微微弯下腰:“那么,我去拿来今日的工作文件,请您好好享受今日的早餐。”
  长谷部一走,审神者立马抛开了淑女吃相,风卷残云般扫荡完饭菜,邪笑着拿起了一卷胶带。
  第一次进来没事,第二次可就跑不了你了。
  
  总之,看到长谷部在进门的一瞬间发觉眼前的不对劲而瞬间往后仰的时候审神者的内心很复杂。
  艹,忘了长谷部的梦幻机动了。
  但是————!没想到吧!下面也有!
  审神者看着差点折了腰的被绊倒在地的长谷部笑的十分开心。
  当然,她大部分笑的是那些散落在饭桌上被沾上菜水的文件。
  于是,审神者整个上午都在弥漫着菜香的文件堆里度过了。
  “……长谷部我CNM——!!!”
  
  至于刚开始的那几卷胶带都用在哪儿,让我们来采访一下鹤丸国永先生。
  鹤球表示:真是吓到我了。
  不就是路过了一下走廊吗,可是为啥他觉得自己三观都快要崩塌了。
  从鹤球这个角度看,走廊…不,整个房子的外围都被透明胶带缠了好几圈。
  而像往常一样坐在走廊边喝茶吃点心撸虎梳毛的几位养老院巨头,居然一个也没遭殃。
  特别是那个三日月,睫毛差一点就要碰到胶带了,竟然还游刃有余地喝了一口茶!?
  审神者:宝贝那叫呷。
  鹤球咳了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他实在是太惊讶了所以一直在回头看他们,结果一个拐弯——
  …成功被胶带糊了一脸。
  好哇你个鲶尾咱俩同一个声优的你居然还敢笑我?!
  于是作为报复鹤球把鲶尾偷偷攒起来的马粪全部用胶带缠成了一个球。
  可是为什么他觉得鲶尾并没有受到什么打击甚至还开心地玩起了踢球。
  还有骨喰一期他们为什么要用一种感激的目光看着他?他做对什么了吗?说好的惊吓呢?!
  
  审神者:“快看前面有个丑不拉几的小哥哥,让我们来问一问他。”
  ——“小哥哥小哥哥,请问我可以扇你耳刮子吗?”
  长谷部:“???”
  这就是你让我走在前面的原因???
  “若是主命……我………”
  “喂等等你别当真啊!!!”
  
  天终于黑下来了。
  审神者满怀期待地站在院子里,正对着刀男们的房间。
  她深吸一口气——
  “对面的男生,喜欢我的请为我留灯!!!”
  然后,灯,全部灭光。就连隔壁本丸也全黑了。
  审神者:“……”
  喂你们一个二个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
  长谷部冲了出来,一个急刹车趴下抱住了她的脚。
  “阿路基!十分抱歉!!本丸好像停电了!!!”
  
  审神者期待地看着歌仙:“歌仙你帮我洗个东西呗?”
  歌仙从满是泡沫和衣服的木盆里腾出手擦了擦额头,笑得如沐春风:“阿路基想让我洗什么?悉听尊便。”
  “喜欢我。”
  歌仙的春风停了一下。
  “不风雅。”
  “……”
  “阿路基要是想表白,我这里有古代相思诗句大全……”
  “…哦,算了吧。”
  审神者的表情逐渐变得冷漠。
  
  事实证明有些梗在有些刀上是玩不了的。
  审神者:“哎明老板你帮我洗个东西呗?”
  明石:“不帮。不洗。”
  审神者:“………滚!”
  
  审神者趁着长谷部下楼的空隙,悄咪咪地溜下了楼。
  惨案将要开始……
  “阿路基!你跑到哪里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山姥切一脸僵硬地找上了长谷部。
  “主公在我房间里。”
  长谷部光速冲向山姥切的房间。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主公站在那朵魔性的花旁边,面对着山姥切的太阳花,一起徐徐地扭动着身子。
  ……就算忽略掉主公一脸的典型村妇大浓妆、扎着两条麻花辫、还披着山姥切的备用床单(外套),长谷部仍然觉得这一幕充满了毒性。
  ……主公你还不如吸毒呢。
  审神者:其实我本来想披一条大花床单的来着…就是没找着……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