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夕夕夕夕

摸最大的鱼,晒最咸的盐。
这里四夕 ヽ(°∀°)ノ手速跟不上脑洞的咸鱼【
目前沉迷第五人格id木子夕夕夕夕刺客奈在线求抱(buni
杰佣园医鹿幸蝶盲裘杰双军欺诈组冲撞组!啊!!杰叽杰!!!【满足躺平】
码字是什么我已经咸了ballball你们不要看我黑历史!
我家cp可逆不可拆
(当然要是和我抢老公的话那就拆了吧×)(划掉)

我,中考,失踪。

小剧场

  数珠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婶:那悟空又名悟色?
  数珠丸:………唉。
  歌仙:不行!!!
  婶:为什么???
  歌仙:这不风雅!!!
  数珠丸&婶:………

来来来洗脑啦

那什么,有人吃堀骨吗。
对没错邪教。
(明明是你做梦出来的)
……嘘。
大概是ABO属性,以学校为背景。
偶尔鲶骨鲶兼堀兼吃腻了来点与众不同的不好嘛 ヽ(°∀°)ノ(ni  gou
放个短.预告好了。

美味的Omega骨喰,已经被吃掉了。
连父母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宝贝儿子已经被标记了。换句话说,连当事人自己也不知情,只有“肇事者”一清二楚。

骨喰并不想提起这件事情。
关于那晚的一切记忆似乎都已经模糊了。
是选择性失忆吗。
也好。
这样就好…

不可以哦。
可是为什么,他的邻座却笑着说出这件事?
你想…干什么…?

单纯诈个尸×

  我四夕报喜来了!!!×
  e2出货真是要感谢七夕给我肝的新年礼物~\(≧▽≦)/~
  e3出货在23:58(你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啊喂)在看黑执事的时候肝到的哇哈哈哈!【
  e4出货在刚刚看魔卡少女樱2(嘘)的时候。
  当时的我:哦到王点了啊看看掉了啥………哦是这把刀啊看着有点眼熟…熟??!卧槽!啊啊啊啊出货了!!!
  肝刀的时候补番是个脱非的好办法。
  于是我立的flag成功地,
  让我负债(文)累累。
  目前我欠两万字+两篇肉…
       出货有风险,脱非需谨慎。
  emmmm算了吧我还在研究怎么放链接。
  接下来去62揍揍有没有明老板吧!(喂你
  小龙?不存在的,日课三发以示尊敬。
  我还是继续舔极化双子的脸吧。

如果用抖音的方式打开刀剑乱舞

  《如果用抖音的方式打开刀剑乱舞》又名《当审神者迷上抖音之后》。
  #ooc遍地#
  #我也布吉岛我写的是啥了#
  
  长谷部觉得,自从主公下载了一个名叫什么“抖音”的软件后,她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奇怪了。
  比如,账单上莫名其妙地多了好些开支。然后,主公的门前就多了好些箱子。
  长谷部打开了一个箱子。
  卧槽,满满一箱子的透明胶带,还是加大加宽的那种。
  主公什么时候迷上做手工了???还是说她最近对木乃伊感兴趣???
  长谷部再次打开了一个箱子。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浓妆艳抹甚至可以称之为“妖艳贱货”的花正冲着他徐徐地扭动着身子吹起了萨克斯。
  ……好像还是个很经典的曲子。
  长谷部突然觉得山姥切的太阳花是如此得可爱而清新脱俗。
  长谷部一脸僵硬地合上了箱子。
  他已经不想知道下一个箱子里装着什么了。
  
  第二天清晨,审神者从被窝里挣扎着爬了起来,拿上几卷子胶带就往外冲。半个小时后,又两手空空地回来,如狼似虎地扑进被窝的怀抱。
  长谷部对此毫不知情,按照往常的时间点为主公送去早餐。
  (请原谅一把打刀的侦查吧。)
  长谷部缓缓踏入房间——
  ——稳稳地踩在榻榻米上。
  ——顺顺利利地进来了。
  审神者还是知道长谷部最先进来的时候是端着她的早餐的。
  长谷部看着审神者优雅地小口小口啜饮味增汤,毕恭毕敬地微微弯下腰:“那么,我去拿来今日的工作文件,请您好好享受今日的早餐。”
  长谷部一走,审神者立马抛开了淑女吃相,风卷残云般扫荡完饭菜,邪笑着拿起了一卷胶带。
  第一次进来没事,第二次可就跑不了你了。
  
  总之,看到长谷部在进门的一瞬间发觉眼前的不对劲而瞬间往后仰的时候审神者的内心很复杂。
  艹,忘了长谷部的梦幻机动了。
  但是————!没想到吧!下面也有!
  审神者看着差点折了腰的被绊倒在地的长谷部笑的十分开心。
  当然,她大部分笑的是那些散落在饭桌上被沾上菜水的文件。
  于是,审神者整个上午都在弥漫着菜香的文件堆里度过了。
  “……长谷部我CNM——!!!”
  
  至于刚开始的那几卷胶带都用在哪儿,让我们来采访一下鹤丸国永先生。
  鹤球表示:真是吓到我了。
  不就是路过了一下走廊吗,可是为啥他觉得自己三观都快要崩塌了。
  从鹤球这个角度看,走廊…不,整个房子的外围都被透明胶带缠了好几圈。
  而像往常一样坐在走廊边喝茶吃点心撸虎梳毛的几位养老院巨头,居然一个也没遭殃。
  特别是那个三日月,睫毛差一点就要碰到胶带了,竟然还游刃有余地喝了一口茶!?
  审神者:宝贝那叫呷。
  鹤球咳了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他实在是太惊讶了所以一直在回头看他们,结果一个拐弯——
  …成功被胶带糊了一脸。
  好哇你个鲶尾咱俩同一个声优的你居然还敢笑我?!
  于是作为报复鹤球把鲶尾偷偷攒起来的马粪全部用胶带缠成了一个球。
  可是为什么他觉得鲶尾并没有受到什么打击甚至还开心地玩起了踢球。
  还有骨喰一期他们为什么要用一种感激的目光看着他?他做对什么了吗?说好的惊吓呢?!
  
  审神者:“快看前面有个丑不拉几的小哥哥,让我们来问一问他。”
  ——“小哥哥小哥哥,请问我可以扇你耳刮子吗?”
  长谷部:“???”
  这就是你让我走在前面的原因???
  “若是主命……我………”
  “喂等等你别当真啊!!!”
  
  天终于黑下来了。
  审神者满怀期待地站在院子里,正对着刀男们的房间。
  她深吸一口气——
  “对面的男生,喜欢我的请为我留灯!!!”
  然后,灯,全部灭光。就连隔壁本丸也全黑了。
  审神者:“……”
  喂你们一个二个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
  长谷部冲了出来,一个急刹车趴下抱住了她的脚。
  “阿路基!十分抱歉!!本丸好像停电了!!!”
  
  审神者期待地看着歌仙:“歌仙你帮我洗个东西呗?”
  歌仙从满是泡沫和衣服的木盆里腾出手擦了擦额头,笑得如沐春风:“阿路基想让我洗什么?悉听尊便。”
  “喜欢我。”
  歌仙的春风停了一下。
  “不风雅。”
  “……”
  “阿路基要是想表白,我这里有古代相思诗句大全……”
  “…哦,算了吧。”
  审神者的表情逐渐变得冷漠。
  
  事实证明有些梗在有些刀上是玩不了的。
  审神者:“哎明老板你帮我洗个东西呗?”
  明石:“不帮。不洗。”
  审神者:“………滚!”
  
  审神者趁着长谷部下楼的空隙,悄咪咪地溜下了楼。
  惨案将要开始……
  “阿路基!你跑到哪里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山姥切一脸僵硬地找上了长谷部。
  “主公在我房间里。”
  长谷部光速冲向山姥切的房间。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主公站在那朵魔性的花旁边,面对着山姥切的太阳花,一起徐徐地扭动着身子。
  ……就算忽略掉主公一脸的典型村妇大浓妆、扎着两条麻花辫、还披着山姥切的备用床单(外套),长谷部仍然觉得这一幕充满了毒性。
  ……主公你还不如吸毒呢。
  审神者:其实我本来想披一条大花床单的来着…就是没找着……
  

蚌中珠(假·前传)

       挖坑势力就不填坑系列√
  此篇土方组主场√有三日鹤√伪小狐三日√私设大如山√
  注意你刀男人的眼睛颜色√
  是的这篇文就是以颜色辨国√
  主要有两个国家,临近的两个国√
  一个名碧淙国一个名大凉国(简称大凉),是的没错大凉国皇帝三日月宗近皇后鹤丸国永√
  土方组都是碧淙国的√
  冲田组被我拆开了√毕竟眼睛色在那儿搁着呢不过别担心他们还是在一块儿的(噫)
  会有很多刀串场√(不只是串场吧啊喂)比如三条五条虎彻藤四郎来派兼定贞宗……噢反正很多就是了。
  内含大量古董名称√没错我瞎用的望大佬们表介意QAQ
  大概每个章节下面会有一些解说或者暗示√
  个人脑洞较大所以可能会有一些不合常理的逻辑√请您笑纳qwqqqqqq
  

蚌中珠

  这只是一个很假很短的预告/小片段。
  
  
  和泉守兼定懒懒地靠在贵妃榻上,也不管坐在桌子旁的堀川国广,一边往嘴里塞了颗葡萄,一边随手拿起一个八角盒在手里把玩起来。这八角盒不过巴掌大小,通体镀金,其上按照雕刻的角花纹、乳钉纹、璎珞纹和弦纹镶嵌着各种各样的宝石,美不胜收,在外能够轻易俘获一个女人的芳心。听闻宫中为皇上所特制的多宝格,都是按照器物的形状精心设计,其箱中有盒,盒中套匣,匣内又分为小格,每格存放珍玩一件。所以这种多宝格虽体积不大,但内藏非常丰富。
  “金雕花嵌宝石八角盒。”堀川国广轻勾起唇角,准确无误地说出了它的名称,“又是哪位傻乎乎的公子哥儿送给你的?还真是大手笔。”
  “谁知道呢。”和泉守兼定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又是个想见我的吧。”他轻晃了晃八角盒,里面传出了珠玉相互碰撞发出的清脆声音。“婢子说,这里面每个藏宝格都放了一颗不同颜色、不同形状、不同材料的珍珠玛瑙、宝石美玉。啧,听她那语气,看她那神情,恨不能把这个八角盒生吞了吧。”
  堀川国广闻言笑了起来。“那你可以送给她啊,反正是个不值钱的东西——”他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墨色的眸子直直地向和泉守兼定看去,狡黠地眨了眨,“还是说,兼先生有某种不为人知的恶趣味……”
  “才不是!”和泉守兼定粗暴地打断他的话,将头扭向了另一边,只留一头乌黑的长发面对堀川国广,“不能随随便便就便宜那帮家伙,即使是我不喜欢的,那也是我的。”他重新把目光投向手中的八角盒,是的,它的确可以轻易俘获一个女人的芳心。可惜了,这一次的花魁,是个男的呢。和泉守兼定微眯起眼睛,忽然手上一个用力,狠狠地把盒子往地上砸去。再怎么坚固的盒子也禁不住这一砸,更何况这盒子装饰性大于实用性。一瞬间八角盒便四分五裂,里面的珠玉也争先恐后地蹦了出来。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没滚多远就停了下来,倒像是刻意仿照星空图而缀上去的。
  “可惜了呢。”堀川国广随口讲了一句,起身开门看看刚才的声响有没有惊动那些守卫。重新坐回去,他又道:“兼先生等会儿可别赤着脚在地毯上走,小心那些碎片——不过很快就会有婢子来清理的吧。”
  “到时候他们私不私藏就不管我的事了。”和泉守兼定起身,直接一个大跨步跨过八角盒的残骸,坐在堀川国广的对面。
  “你觉得那玩意值多少钱?”他开门见山地问道。
  “不过是几两黄金罢了。”堀川国广并未看他,低头抿了一口茶。
  和泉守兼定闻言笑了起来,他捏住堀川国广的下巴,强迫性地达成对视。“区区一个使臣,怎么这么‘视金钱如粪土’啊?”
  堀川国广坦然地与他对视,轻眯起眼睛,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自顾自地道:“兼先生对待钱可不能这么大手大脚的呢。这样的话不用太长时间就可以赚够赎身费了吧。”
  同样的,和泉守兼定也没有回答他的话,“哼”了一声,松开手,一翻身上了床,蒙着被子对堀川国广下了“逐客令”:“我要午睡了!你,出去!”
  堀川国广好笑地看着床上那鼓起的一团,又看了看一边的莲花子母滴漏壶:“申时一刻还说要午睡……罢了。”他起身,躺在和泉守兼定刚刚靠着的贵妃榻上,闭目养神。
  不多时便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锦被被掀开了一小块。堀川国广闭着眼睛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只用耳朵来判断此时的情景。
  和泉守兼定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踩着木屐,取了件羽织,刚想盖到堀川国广身上,却看见那家伙突然睁开了眸子,笑吟吟地看着他:
  “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手一抖,吓得直接把羽织劈头盖脸地整个儿蒙到堀川国广头上,然后向兔子一样蹦进了床上那一堆被子里,连木屐都忘了脱。
  “你没睡着怎么不吱一声?吓死我了!”
  和泉守兼定从被子里伸出头,抗议道。脸庞似是因为刚刚一系列动作而有些发红。
  “我也没说我睡着了啊。”堀川国广有些啼笑皆非地扯下羽织,抖了抖然后盖到自己身上。
  和泉守兼定无法反驳,抱怨道:“现在当官的一个二个都这么闲么?就上午早起走个过场,下午闲着没事就跑去妓院,工资又高待遇又好,改天我也去应考。”
  “我现在这个官只是闲职罢了,兼先生你要是去当官,要是被重用了可是一天召一次,一次要一天的。”堀川国广答道。
  和泉守兼定设想了一下那个画面,默默地往被子里缩了缩,摇了摇头:“算了算了,冲我这这帅气强大,文武双全的……呃……才华!非得在皇宫住下不可。”
  兼先生你措辞好像有点不正。堀川国广心里想着,然后微笑着答道:“兼先生所言极是。”
  
  ——科普一下,申时一刻(3:15)。

来一碗骨头汤加鲶鱼烧 01

  “……本丸城里有一条刀剑街,听闻是很久很久以前一位痴迷刀剑的大富商出资修的,不过现在已经被时之政府改造成一条吃喝玩乐一应俱全的现代化街道。
  “在刀剑街最繁华的地带,开了两家甜品店,还是相邻的两个店铺,一家蛋糕店一家面包店。
  “初次来到刀剑街的人们匪夷所思:怎么着这两家店是哪家店主人脑子抽了还是这俩本来就是死对头下定决心要互相找麻烦?
  “对此,周围的店主人表示:噫,才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呢。
  “开饭店的烛台切光忠表示,来他这儿的老顾客都是吃完了饭然后走个几十米去这两家店买饭后甜点。
  “开化妆品店的加州清光表示,来他这儿的老顾客都是先买点甜点边吃边挑选的。
  “开服装店的乱表示,他甚至在门口放置了一个小柜台专门放甜品的,防止各位顾客在换衣服途中不小心把衣服弄脏。
  “开情趣用品店的龟甲贞宗表示……咳,算了,下一个下一个。
  【(摄像头外)龟甲贞宗轻眯起眼睛:哦——?要来玩放置play吗?】
  “……总之,来久了你就见怪不怪了…
  “以上,就是up主今天为您解说的内容。那么,下次再见咯!”
  视频下方评论:
  #1
  噢噢噢第一!好激动!
  #2
  按照b站的尿性,打完这段话我大概是第四。
  #3
  ……楼上那位我能感受到满满的浸出屏幕的尴尬。
  #4
  前面几位大佬你们歪楼了。
  #5
  啊啊啊这不是我楼下的那几家店吗!好激动!这两家甜品店都炒鸡棒!(ฅ>ω<*ฅ)
  #6
  哇塞上面那位妹纸好幸运!qwq羡慕嫉妒恨!
  #7
  看到了我家大光忠!店里的特色牡丹饼超好吃的!!
  #8
  ……楼上也是真爱了。不得了不得了。
  #9【up主】
  ???我重点是不是没说清楚?!(||๐_๐)
  #10
  捕捉一只up主!其实我也是那两家甜品店的熟客,蛋糕店的主人叫骨喰,店里还养着一只喵!颈子上系着淡紫色的丝带呢!面包店的主人叫鲶尾,店里养着几条鱼,好像是…鲶鱼??
  #11
  我的妈耶养鲶鱼?告诉我不是我度娘里的鲶鱼对不对?!
  #12
  就是你想的那种鲶鱼…不过我来的次数多了莫名觉得其实鲶鱼也挺可爱的??
  #1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14
  看了评论好想去啊啊啊啊啊可是甜品店不是尔等穷逼学生党能够消费得起的啊………
  #15
  楼上的那位,悄咪咪告诉你我也是学生党一枚,店里大多数甜品价格都是能够承担的,而且学生在那儿可以优惠!七折!当然前提是你能答对店主人问的几个问题……我上次就没答对…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两位店主人都是大学毕业生…做兼职攒够钱才开的店……
  #16
  ……学霸的世界我们不懂……
  #17
  …等我补完了大学的课程就去狠狠地买一通!
  #18
  楼上的那位真是勇气可嘉…为了七折真是拼了……祝、祝你好运…
  #19
  我要是有这劲头我早就考上清华了。
  #20
  我默默地瞥了眼角落的博士证…都是不存在的我堂堂一本大学毕业生结果就答对了三道题。。店主一定是重点大学博士后吧?!!
  #21
  ……阔怕。我还是老老实实付钱吧…
  #22
  现在我就坐在这家蛋糕店里…可是我为啥闻到了鲶鱼烧的味道??
  #23
  ?
  #24
  ??
  #25
  ???
  #26
  ???!22楼你闻到的确定不是隔壁面包店里养的鲶鱼被红烧的味道吗?
  #27
  千真万确。从蛋糕店厨房传出来的味道……
  #28
  哟巧了,我现在坐在面包店里来面基吗小姐姐!……等等…我似乎闻到了一丝炖大骨头汤的味儿??!
  #29
  我能说很庆幸不是炖猫肉的味儿吗…
  #30
  细思恐极(bu)。吓得我赶紧跑过去看看。不对是闻闻。
  #31
  桥豆麻袋骨喰擅长做鲶鱼烧鲶尾擅长炖骨头汤而且他们一人开蛋糕店一人开面包店而且还是邻居……突然脑补一万字小甜文。
  #32
  我怎么就控制不住我码字的手呢!!
  #33
  想看看两位店主人长什么样子…(*/ω\*)
  #34
  楼上的,一个中长银发紫眸,一个及腰紫发紫眸外加根呆毛。看起来年龄绝对不超过29。
  #35
  谁来帮我拦一下我的脑洞之力要爆发了!!
  #36
  有谁刀剑街上的房子要租出去吗!!(怒吼)(腐女之魂熊熊燃烧)
  #37【up主】
  看着评论好欣慰……我在思考要是把这个视频给他们看他们会不会给我打个六折。
  #38
  阿婆主我要是你我就顺便打听一下他们的关系。哎呀要真是那种关系他们会不会现场给我表演个壁咚拥抱接吻啥的呢……
  #39
  楼上你可真是的……想出来了个好办法啊!!
  #40
  妙啊。
  #41
  (°Д°)Ъ大赞!
  #42
  走走走姑娘们组团去围观了!
  #43
  我不贪多就想偷只猫。偷猫小分队【1/1】
  #44
  腐女小分队【1/5】
  #45
  腐女小分队【2/5】
  #46
  腐女小分队【3/5】
  #47
  腐女小分队【4/5】
  #48
  腐女小分队【5/5】
  #49
  暗中观察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50
  都让开偷猫大队的来了!
  #51
  我…我就想有没有团体优惠什么的……
  #52
  楼上正解。
  #53
  居然没有偷鲶鱼的!放着让我来!
  #54
  楼上你是要把鱼放你怀里吗hhhhhhh
  #55
  现在是1:00,等到2:00小仙女们要不要去哇?组团偷猫偷鱼围观外加逛街!还有可能团体给优惠哦!
  #56
  说走咱就走哇风风火火闯大街啊!
  #57
  哎嘿哎嘿闯大街啊!哎嘿哎嘿闯大街哇!
  #58
  楼上的请住口!自己人别开腔!
  #59
  hhhhh我都唱出来了。
  #60【up主】
  哇塞等我去洗个头——两点整刀剑街大门口见!
  
—————————————————————————————
四夕:我,就是从作业山里爬出来,诈个尸。

  话说,
  我,初三,停更。
  各位取关吧…真是不好意思…
  劳资它喵的有辣么多的脑洞没来得及写啊啊啊啊!
  可能只有寒假才会复活吧…
  综上所述,谨记。
  文手开过的脑洞和心里所有的脑洞相比,就好像冰山水面上的部分和水面下的部分一样,深不可测。

小甜饼(

  #关于陪睡(寝当番)#
  #有ooc注意#
  #并不擅长烤饼干可能糊了#
  
  #一期一振#
  少女乖乖地躺在被窝里,一期坐在她旁边,倚在床头借着落地灯暖黄的光看着一本书。
  少女往一期旁边凑了凑,看清了封面上的字——《雪国》。好像是一位日本作家写的,获得过诺贝尔最温暖文学奖的称号,还被列入了大学生必读书……
  好吧,她没怎么看懂。
  少女伸出了罪恶的手,一爪子拍在了书上,把一期吓了一跳。他转过头,看着少女,轻轻地笑了,然后动作轻柔地帮少女把手放回被窝里,书放在了一边,就这么安静地、眼神柔软地看着她。
  少女被看得脸红了,整个儿钻进被子里,想了想,又钻了出来。
  于是一期就看着少女钻出来抓住他的一只手,接着带着他的手再次钻进了被窝。
  “……”
  一期好笑地看着床上鼓起来的一团:“主公在干什么呢?”
  “嘘……这样很安心。”
  一期笑了起来。
  那一团又往上拱了拱,突然爬起来扑倒了一期,顺便把灯也灭了。
  少女趴在一期身上,在他耳边悄声说:“…嘘。”
  “有几位小可爱式‘不速之客’来喽。”
  一期第一反应就是准备起身拔刀,但少女利用位置优势成功地把他再次压下去。
  “…好吧是厚和乱……真是的一期尼一点也不懂幽默…我要是不说你就去砍你的弟弟们啊?”
  一期闻言,放松了下来,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少女捂住嘴巴:“别说话…还有十步的距离。”
  “…六步…四步…两步…”
  “…一步。”
  少女趴在一期胸膛上,头搁在他耳边,小小声说:“你觉得…他们在那儿站着讲什么呢?”呼出的热气拂过一期的耳廓,痒痒的。
  “应该是…”一期侧了侧头,“睡不着来找我吧…不过又因为我在主公您这儿,所以现在可能在犹豫呢。”
  紧接着,一丝轻微的响声传来,似乎是门被拉开了一些的声音。
  门外的人儿看了看里面,一片漆黑与寂静,便再次关上了门。
  少女:“……”
  等了一会儿,确认外面没人了,少女一把掀开被子,按亮电灯,大口呼吸了几下:“啊真是闷死我了…话说一期尼你的弟弟们似乎并没有足够的勇气过来噢。”
  “这不也挺好的吗?”一期微笑着看着少女,“弟弟们总得长大嘛。”
  “话说…主公您是怎么知道外面有人还能清楚地判断出距离的?”
  “用灵力啊。”
  少女得意洋洋地一叉腰。
  “不管怎样您现在该睡觉了。”
  “……”
  “让我们愉快地忘掉这个话题好了…不存在的下一个。”
  “快点躺好啦。”
  一期为少女盖好被子,重新躺到了她身边。
  “睡吧,我陪着你呢。”
  
  #三日月宗近#
  洗完澡,少女钻进了暖烘烘的被窝里。
  “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少女舒服地发出感叹。
  “哈哈哈……甚好。”三日月也躺了下来,双手一揽把少女圈入怀中,“的确是人生一大享受呢。”
  “……”
  少女决定不理他,转过身子,睡觉。
  但,很快,某些刀开始耐不住性子蠢蠢欲动了。
  她感受到三日月那双修长温凉的手,摸索着找到了她睡衣的腰带。
  然后,开始慢悠悠地解开它。
  忍、忍住…
  少女克制住一巴掌拍到后面那位为老不尊的家伙头上的冲动,深呼吸,把那双罪恶的爪子扒拉到一边去,重新系上。
  某些家伙还是不领情,得了便宜还卖乖,锲而不舍地继续解开,速度也加快了,解完了第一个开始摸索着解贴身的第二个带子。
  温凉与温热相碰,自然要起一点反应的。少女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却被误解了意思,三日月轻笑一声,利索地解开腰带,将手贴近少女的肌肤。
  “真是享受呢。”
  他将头靠近了些,轻轻吻上了少女的唇瓣。
  “唔……”
  今天又是被吃干抹净的一天。
  
  #骨喰藤四郎#
  少女今晚在作死。
  刚刚看完恐怖片,就到了睡觉的时候了。
  关上灯,一片漆黑,少女缩进被子里闭上眼睛,但是脑海里还是禁不住一幕幕地显现着那些恐怖的场景,甚至开始设想要是发生在她的屋子里会是什么样子。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想,简、简直……根本停不下来!
  午夜0:10,少女终于放弃了自己睡觉的念想,打开了灯,在电脑上看一些可爱或搞笑的视频文字,试图忘记几个小时前看的东西。
  然后看这些视频的后果就是手特痒,想找只喵撸毛(萌宠成长记)。再不然就是肚子特别饿(sweet parade)。
  好吧前一个念想她实现不了,但是后一个可以。
  手机手电筒调到最亮,放着轻松欢快的歌曲,顺便把从自家近侍骨头身上顺过来的本体挂在腰间…准备完毕!可以去厨房了!(
  对于从厨房里拿吃的,少女表示她很无辜。
  跪坐在房间里的榻榻米上,少女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唯一不同的,就是面对面跪坐着的骨喰。
  “那什么…骨喰…话说你怎么还没睡啊…”
  “主公不也是吗。”
  “手机声音开这么大又怎么睡得着呢。”
  “咳…那什么…”少女企图回避这个问题,“下次我会注意的。”
  “难道主公还想来第二次吗?”
  “……”
  不不不,她再也不想看恐怖片了!
  骨喰垂下眼帘,用很轻的声音问道:“是…睡不着吗?”
  “嗯……”少女一下子垂头丧气起来。
  “那,我陪你睡吧。”
  和衣而眠,漆黑寂静的房间里只听见两人的呼吸与心跳。
  骨喰忽然动了动,转过头面对着她:“主公。”
  “是!……啊?”少女反射弧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很冷吗?”
  “不、不冷啊…”
  “那主公的身子为什么冷的像块冰?”就算是躺在她身旁都能感受到丝丝寒气,就像是一块会动会呼吸的冰雕。
  “呃…这个…”少女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笑嘻嘻地凑过来抱住骨喰,问道:“这样还冷吗?”
  骨喰觉得就在刚刚一瞬间,冰雕变成了小手炉。
  原来是她在散发灵力提升温度。
  “这样就很暖和了,对吧?”
  “主公……”
  “嘘,睡觉!”

四夕:………那什么,我…月考…有一门学科的成绩可能会导致我重伤。
再加上初三了…
所以…
长弧了抱歉…会一直码到但是不能保证按时…所以
拜拜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