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小甜饼(

  #关于陪睡(寝当番)#
  #有ooc注意#
  #并不擅长烤饼干可能糊了#
  
  #一期一振#
  少女乖乖地躺在被窝里,一期坐在她旁边,倚在床头借着落地灯暖黄的光看着一本书。
  少女往一期旁边凑了凑,看清了封面上的字——《雪国》。好像是一位日本作家写的,获得过诺贝尔最温暖文学奖的称号,还被列入了大学生必读书……
  好吧,她没怎么看懂。
  少女伸出了罪恶的手,一爪子拍在了书上,把一期吓了一跳。他转过头,看着少女,轻轻地笑了,然后动作轻柔地帮少女把手放回被窝里,书放在了一边,就这么安静地、眼神柔软地看着她。
  少女被看得脸红了,整个儿钻进被子里,想了想,又钻了出来。
  于是一期就看着少女钻出来抓住他的一只手,接着带着他的手再次钻进了被窝。
  “……”
  一期好笑地看着床上鼓起来的一团:“主公在干什么呢?”
  “嘘……这样很安心。”
  一期笑了起来。
  那一团又往上拱了拱,突然爬起来扑倒了一期,顺便把灯也灭了。
  少女趴在一期身上,在他耳边悄声说:“…嘘。”
  “有几位小可爱式‘不速之客’来喽。”
  一期第一反应就是准备起身拔刀,但少女利用位置优势成功地把他再次压下去。
  “…好吧是厚和乱……真是的一期尼一点也不懂幽默…我要是不说你就去砍你的弟弟们啊?”
  一期闻言,放松了下来,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少女捂住嘴巴:“别说话…还有十步的距离。”
  “…六步…四步…两步…”
  “…一步。”
  少女趴在一期胸膛上,头搁在他耳边,小小声说:“你觉得…他们在那儿站着讲什么呢?”呼出的热气拂过一期的耳廓,痒痒的。
  “应该是…”一期侧了侧头,“睡不着来找我吧…不过又因为我在主公您这儿,所以现在可能在犹豫呢。”
  紧接着,一丝轻微的响声传来,似乎是门被拉开了一些的声音。
  门外的人儿看了看里面,一片漆黑与寂静,便再次关上了门。
  少女:“……”
  等了一会儿,确认外面没人了,少女一把掀开被子,按亮电灯,大口呼吸了几下:“啊真是闷死我了…话说一期尼你的弟弟们似乎并没有足够的勇气过来噢。”
  “这不也挺好的吗?”一期微笑着看着少女,“弟弟们总得长大嘛。”
  “话说…主公您是怎么知道外面有人还能清楚地判断出距离的?”
  “用灵力啊。”
  少女得意洋洋地一叉腰。
  “不管怎样您现在该睡觉了。”
  “……”
  “让我们愉快地忘掉这个话题好了…不存在的下一个。”
  “快点躺好啦。”
  一期为少女盖好被子,重新躺到了她身边。
  “睡吧,我陪着你呢。”
  
  #三日月宗近#
  洗完澡,少女钻进了暖烘烘的被窝里。
  “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少女舒服地发出感叹。
  “哈哈哈……甚好。”三日月也躺了下来,双手一揽把少女圈入怀中,“的确是人生一大享受呢。”
  “……”
  少女决定不理他,转过身子,睡觉。
  但,很快,某些刀开始耐不住性子蠢蠢欲动了。
  她感受到三日月那双修长温凉的手,摸索着找到了她睡衣的腰带。
  然后,开始慢悠悠地解开它。
  忍、忍住…
  少女克制住一巴掌拍到后面那位为老不尊的家伙头上的冲动,深呼吸,把那双罪恶的爪子扒拉到一边去,重新系上。
  某些家伙还是不领情,得了便宜还卖乖,锲而不舍地继续解开,速度也加快了,解完了第一个开始摸索着解贴身的第二个带子。
  温凉与温热相碰,自然要起一点反应的。少女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却被误解了意思,三日月轻笑一声,利索地解开腰带,将手贴近少女的肌肤。
  “真是享受呢。”
  他将头靠近了些,轻轻吻上了少女的唇瓣。
  “唔……”
  今天又是被吃干抹净的一天。
  
  #骨喰藤四郎#
  少女今晚在作死。
  刚刚看完恐怖片,就到了睡觉的时候了。
  关上灯,一片漆黑,少女缩进被子里闭上眼睛,但是脑海里还是禁不住一幕幕地显现着那些恐怖的场景,甚至开始设想要是发生在她的屋子里会是什么样子。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想,简、简直……根本停不下来!
  午夜0:10,少女终于放弃了自己睡觉的念想,打开了灯,在电脑上看一些可爱或搞笑的视频文字,试图忘记几个小时前看的东西。
  然后看这些视频的后果就是手特痒,想找只喵撸毛(萌宠成长记)。再不然就是肚子特别饿(sweet parade)。
  好吧前一个念想她实现不了,但是后一个可以。
  手机手电筒调到最亮,放着轻松欢快的歌曲,顺便把从自家近侍骨头身上顺过来的本体挂在腰间…准备完毕!可以去厨房了!(
  对于从厨房里拿吃的,少女表示她很无辜。
  跪坐在房间里的榻榻米上,少女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唯一不同的,就是面对面跪坐着的骨喰。
  “那什么…骨喰…话说你怎么还没睡啊…”
  “主公不也是吗。”
  “手机声音开这么大又怎么睡得着呢。”
  “咳…那什么…”少女企图回避这个问题,“下次我会注意的。”
  “难道主公还想来第二次吗?”
  “……”
  不不不,她再也不想看恐怖片了!
  骨喰垂下眼帘,用很轻的声音问道:“是…睡不着吗?”
  “嗯……”少女一下子垂头丧气起来。
  “那,我陪你睡吧。”
  和衣而眠,漆黑寂静的房间里只听见两人的呼吸与心跳。
  骨喰忽然动了动,转过头面对着她:“主公。”
  “是!……啊?”少女反射弧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很冷吗?”
  “不、不冷啊…”
  “那主公的身子为什么冷的像块冰?”就算是躺在她身旁都能感受到丝丝寒气,就像是一块会动会呼吸的冰雕。
  “呃…这个…”少女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笑嘻嘻地凑过来抱住骨喰,问道:“这样还冷吗?”
  骨喰觉得就在刚刚一瞬间,冰雕变成了小手炉。
  原来是她在散发灵力提升温度。
  “这样就很暖和了,对吧?”
  “主公……”
  “嘘,睡觉!”

四夕:………那什么,我…月考…有一门学科的成绩可能会导致我重伤。
再加上初三了…
所以…
长弧了抱歉…会一直码到但是不能保证按时…所以
拜拜咯。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