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刀剑欢舞】第二

  【听说隔壁婶又锻个320】
  “阿路基,今天的锻造材数量是和昨天一样还是…?”
  “唔…5665吧。”
  “???”
  “啊就是木炭500玉刚600冷却材600砥石500。”
  “谨遵主命。”
  少女一边感叹着自家长腿部太忠犬了简直有种罪恶感一边打开游戏界面看了看锻造时间。
  …夭寿啦是320!
  出过爷爷的少女还是很兴奋。
  …依然无法加速。
  少女翻了个白眼。
  那就先做别的事情吧。
  (…别想歪了啊喂。)
  
  【听说主公要换近侍】
  少女:长谷部我问你啊,做近侍有什么好处没?比如说加经验啥的…
  长谷部:没有。
  少女:……
  长谷部:但这并不影响我对这份工作的热爱。阿路基的命令就是圣旨,我长谷部定要…
  少女:…好了好了你可以下去了,顺便问问有谁愿意当近侍不。
  长谷部:…???阿路基你要换近侍?
  “对呀。”少女转过头笑着回答,阳光从窗户外撒进来,为她镀了一层金。
       “毕竟不能总是麻烦你一个人呢。”
  
  “诶?要换近侍?还让我们自己选择?”
  “是的,阿路基说不能总是麻烦我一个人。啊,主公她是多么的善解人意…啊不,体谅人心,我长谷部就算是…”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报名吧!”鲶大眼实在受不了他的唠叨,打断道。
  众刀剑:做得好!鲶尾!
  鲶大眼:“首先是我!我很活泼(搞事)的!”
  骨头:“……唉。(真是不忍心戳穿你)”
  堀川:“我!我照顾过上一任主人!很有经验的!”(看看兼桑就知道了)
  兼桑:“主人喜欢的应该是我这种帅气又强大的刀!”(你个自恋狂…)
  退退(一脸期待):“我、我也想当主人的近侍…”
  一期:“我就不了,我还要照顾弟弟们…”(…喂喂喂…)
  清光(举爪):“我也要当!”
  安定(无奈扶额):“你是想偷偷看主人的那个平板吧…”(瞎说什么大实话)
  “嘿嘿嘿…”
  太郎:“哦呀?主人啊…她真的有资格使用我么?”(少女听了想打人)
  次郎:“当近侍有酒喝吗?”
  长谷部:“…没有。”
  “切……”(…你个酒鬼!)
  虎弟:“为了龟吉的安全我就不当了……”
  毕竟要整天提心吊胆的他神经禁受不住啊。
  (少女:…我不爱喝王八汤谢谢。)
  被被:“……不要对我这个仿品有什么期待。”
  歌仙:“不知道主人她是不是风雅的呢…?”
  (少女:【冷漠脸】…奉劝你一句不要让我回想起那天下午拿零食未遂的时候。)
  爷爷:“哈哈哈…甚好甚好。”(你倒是说句有意义的话啊)
  
  以上,就是系统为您带来的最新本丸时报!
  少女:“……”
  “选骨头好了,骨喰藤四郎。”
  “???!”
  系统表示惊讶。
  居然不选人妻属性的堀川和各位可爱的小天使?!
  难道她是个面瘫控?!
  可怕。
  少女:……
  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是因为以前喜欢让骨头当近侍才选的。
  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骨头话最少。
  ……
  好吧其实她发现一个规律。
  远征回来的时候,要等到近侍说完话才会说“远征部队回来了”,有的刀剑话太长,她又没有多少耐心…
  嗯就是这样,她真是太机智了。
  
  习惯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东西。
  可怕到她觉得自己都快变成面瘫控了。
  qwq还是极化骨头好!
  #骨头极化回来后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攻略成功了#
  啊啊啊啊她也想让骨头抱抱!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骨头:“别管我了。”
  少女:“就管你怎么着?”
  骨头:“……(叹口气)”
  少女觉得自己有点死皮赖脸的感觉。
  突然日子没法过。
  果然只有鲶大眼能和他相处好。
  挥挥手让骨头退下,去找你好兄弟玩吧。
  顺便祝鲶大眼能攻略成功调教好了再给她送过来…(喂)
  
  少女随手打开游戏界面,看了下锻造时间。
  …妈耶还有十分钟!
  不禁有点期待是谁了。
  是江雪小公举?这样的话左文字一家就齐了。
  一期尼?大概不是,毕竟已经有一个一期尼了。大叔开的后门可是那种“全刀帐来个一遍,完了之后再重新来一遍。”
  向官方势力低头!
  她是官婶她怕谁!
  耶。
  还有…鹤球。
  妈耶。 
  想都不敢想。
  姥爷!求你不要拆本丸啊!
  还有谁来着…?
  骨头敲了敲门:“主人,新的刀剑锻造好了,请您去一趟锻造室。”
  “哦好的!”
  少女麻利地爬起来跟着骨头去锻造室。
  
  深吸一口气,把手放在上面,集中精神…
  刀剑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从白光中渐渐显现出一个身影。
  这白到反光的身影…
  完了搞事鹤出来啦!
  各部门一级戒备!
  
  (…她是不是有点太紧张了?
  其实鹤球只是偶尔会恶作剧而已,认真起来其实挺可靠挺帅的。
  突然期待!)

【刀剑乱舞】第十

  【隔壁来作死咯】
  婶婶甲:“诶听说没,旁边本丸的一新婶,来的第一天锻出来爷爷第二天锻出来小祖宗了!而且据传这个本丸原来就已经有一期尼了呢!”
  婶婶乙:“天呐!欧洲来的叛徒!果断掐死!”
  婶婶丙:“…这个欧洲婶一定是个死宅吧?现实生活中的幸运什么的全转化成欧气了嗯一定就是这样!”
  婶婶丁:“嗯没错肯定是的!面貌平凡生活邋遢性子懒散的死宅!”
  非婶们:嫉妒使我发疯!!!
  与此同时,在自家本丸被好吃好喝(…)供着的少女打了个喷嚏。
  (众刀剑表示:只要不穿那件衬衫其它都好说!)
  妈耶死了都不放过吗?
  还能不能让人安安心心地养老了!
  
  婶婶们还在热烈地讨论,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暗处静静地听着。
  “三日月和…小乌丸吗…”
  五花太刀。
  她咬了咬唇。
  不甘心。
  有一个在时之政府工作的哥哥,所以她很清楚。非不非,是一开始就决定的。
  要想成为审神者,就需要灵力。
  灵力,是支撑整个本丸和刀剑男士的东西。而越稀有的刀剑,所消耗的灵力就越高。灵力如果不高,那你就等着吧,欧洲刀不会来几个的。就算是她,也只有明石国行和萤丸而已。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都是她求哥哥动用那些权力所得到的。
  她的哥哥权力也不是太高,不然又怎么会只有这些刀剑。
  要是…哥哥权力再大一点…
  要是…自己灵力再强一点…
  指甲嵌入肉中留下一道道红痕。
  
  所以她很清楚,那个“旁边本丸的欧洲婶”,有多强。
  她要去见识一下,那个审神者,到底是一副什么面孔。
  看看让三日月和小乌丸放弃来她这儿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少女:???不来我这也轮不到你吧亲?)
  
  少女叼着个仙人团子,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行。
  为了转化心情她要把衣服换回来。
  众刀剑:…喂喂喂!说好的不穿了呢!
  少女:(望天)我啥时候说过了?
  众刀剑:……
  众刀剑:光忠!去把冰箱清了零食什么的发给短刀们!
  一期尼:你是想撑死我的弟弟们吗??!
  (妈耶零食是有多少啊……)
  
  不管怎么说,少女还是换回来了那件白衬衫。
  毕竟是审神者,一个不高兴就把本丸改了。比如切换本丸的季节,上午冬天下午夏天,忽冷忽热直接能搞感冒。
  少女:喂你们不是付丧神吗怕个球感冒啊!
  众刀剑:嘘…让我们装一下柔弱又怎么啦…
  
  “阿路基!有客人来访了!”
  少女刚换好衣服就听到长谷部在楼下瞎嚷嚷。
  …有本事你上来啊!
  少女本来还以为是大叔,结果下来一看,呀是个小萝…莉呢…
  一个小菇凉,大概一米五左右,身穿黑白哥特萝莉装,扎着双马尾。
  妥妥的一个刁蛮傲娇小公举!
  至于少女为什么在一瞬间迟疑了…
  是因为她看清楚了小萝莉的脸。
  
  【这是什么怪组合】
  …有着小萝莉的身材,小萝莉的圆脸,和…
  御姐范十足的丹凤眼,左眼角一颗小小的泪痣。
  和安定的泪痣不同,她的泪痣是真正的在眼角处。只要画上眼线,再画长一点,就可以把泪痣盖住的那种。
  这…
  少女一脸匪夷所思。
  “你是谁?”
  “初次见面,我是齐神泠泠。”
  “噢你好你好…”
  少女勾起嘴角,嘛,这样的反差萌也不错。
  “那么你是…?”
  少女看着她,突然有种恶趣味涌上心头。
  
  【撩妹技术哪家强】
  “嘛。”
  少女笑眯眯地靠近,歪了歪头,在齐神泠泠的耳边轻声吐气道。
  “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你亲口叫我‘主人’呢。”
  如愿以偿地看到泠泠的脸迅速变红。
  撩妹成功√
  转移话题成功√
  少女得意洋洋地勾起嘴角。
  围观刀剑们一脸目瞪口呆。
  他们的主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技术怎么这么熟练呢?!
  终于明白长谷部为什么会栽在主人手上了。
  换做是谁都得沉沦啊!
  
  少女唤来长谷部让他准备一些茶水点心,想要问问齐神泠泠爱吃什么,却发现她没反应。
  “…泠泠?”
  “啊!”
  …突然梦醒似的。
  “你叫我什么?”
  “泠泠啊。”
  小萝莉皱起了眉。
  看来似乎不太喜欢这个名字呢。
  “那…”
  少女再次凑近了低声问道。
  “想吃什么,泠?”
  泠的脸再次通红,像是个煮熟的番茄。然后,就从开着的大门,逃跑了……跑了……了……
  少女:…???
  她很吓人吗?
  还没开始撩呢妹就跑了!
  失策失策。
  失败失败。
  长谷部轻咳一声提醒自家主人:“阿路基你还没有换衣服就急急忙忙地跑下楼…”
  原来是这衣服的祸!
  少女恍然大悟。
  …桥豆麻袋这衣服不应该是增添受气吗怎么变攻了?
  可怕。

【刀剑憨舞】②美食课堂开课啦

  菜谱:清蒸(闷)鹤
  首先,你需要一只大俱利伽罗、一只骨喰藤四郎、一只山姥切国广,外加一只鹤丸国永。
  然后,把大咖喱骨头被被三人关在一个房间里…
  交流障碍组…
  嗯,怕是要出事。
  三个人都瞪着对方等他们先开口说话。
  这时你再放个鹤球过去。
  于是隔天你会捡到一只闷死的鹤。
  清蒸(闷)鹤,完成。
  鹤球:我做错了什么。
  
  不行我们鹤球保护协会强烈谴责这种行为!!!
  清蒸(闷)不好吃应该再撒点孜然!!!

【刀剑乱舞】第九

  【我是不是有个假主人】
  众刀剑目瞪口呆。
  刀剑1: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刀剑2:这令人窒息的操作!
  刀剑3:如此的骚操作!
  少女:就是有这种操作!
  (画风似乎不太对)
  长谷部幽幽地转醒,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大家放大的脸。
  第二眼看到的就是少女无辜的脸。
  “你你你…”
  长谷部还没说话,少女抢先道:“长腿部大宝贝你可别再晕倒了啊…真是吓死人了。”
  “我…”长谷部还没开口辩解,少女再次抢先道:“你不会不知道居家服吧?没见过这种类型吗亲?”
  长谷部:卒。
  先下手为强!
  少女得意洋洋地翘起了嘴角。
  
  【你个没底线的狐狸!】
  当少女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间正中央有个黄白相间的毛球。
  …狐之助?
  “审神者大人!您终于来了!”
  少女径直蹲下身,向它伸出一只手:“来狐之助过来抱抱。”
  狐之助看到少女笑得一脸灿烂,莫名抖了抖。
  果然不来吗?
  少女撇撇嘴,另一只背在身后的手也伸了出来,是一个透明的塑料盒子,里面装着…
  油豆腐!!!
  狐之助立刻以每秒两百米的速度向少女扑了过来。
  
  于是狐之助吃着油豆腐一脸满足,少女撸着毛也一脸满足。
  狐之助吃完油豆腐,用爪子擦了擦嘴,开口道:“审神者大人,这次来是要通知您…”
  “小祖宗…啊不,小乌丸限锻了对吧?”
  “…是的。”
  狐之助耷拉下耳朵,居然已经知道了好没有成就感!它存在的意义呢!
  委屈的样子也好可爱!
  少女在早上的时候就在游戏里看到了小祖宗限锻的公告,知道狐之助大概会来,就特意在厨房拿了些油豆腐。
  心机girl不解释!
  
  “那么消息已经送到了,我就…”
  “咦你要走吗?我明明记得在游戏里我设置狐之助功能开启啊…”
  狐之助:“……”
  你抱着我我也走不了啊…
  哎嘿嘿肉垫好好玩!
  “呐,我问你,今天的油豆腐好吃吗?”
  少女笑眯眯地问。
  “非常好吃!颜色、光泽,深沉的滋味和些许的甜味,无论从什么方面看都是别无挑剔的…”
  狐之助嘴角有可疑的银线滑下。
  “如果你留在这儿每天都会有哦~”
  “我留留留!”
  你个没底线的狐之助!
  我喜欢!
  
  【来一发欧气吗亲】
  “长谷部!”
  “主公有什么指示吗?”
  “锻造场里有空着的炉子没?”
  “有,请问主公是要锻刀吗?”
  “对,每样资源各八百。”
  不知道欧洲玄学公式管不管用。
  少女点开游戏,果然自动开始锻刀了。
  桥豆麻袋。
  妈耶三小时二十分钟??!
  希望不是姥爷…毕竟她对这个本丸还不是太熟悉,搞出什么事情她可解决不了。
  还有就是这个本丸还没有加固禁不住姥爷拆啊啊啊啊…
  少女非常想加速看看是谁,万一撞鬼…啊不,撞祖宗了呢?
  ???操你妈怎么点不开“加速”?
  “那个…审神者大人…这个游戏只是反应出您本丸里的事情…所以说在现实生活中实现过的才会在这个游戏出现…”狐之助在一旁弱弱地说。
  敢情还是被动的啊?
  算了懒得喊长谷部了就这样等着吧…
  (你怎么不说是你不清楚流程)
  
  三小时二十分钟过后。
  “吾名为小乌丸。与外敌战斗乃是吾之命运。即使经过千年,仍未有改变。”
  妈耶小祖宗???!
  少女一脸懵逼。
  “嗯?不欢迎吗?这个情况让为父很是苦恼呢…”
  不不不特别欢迎!您能来可是我的福气!
  照例叫来长谷部让他去介绍本丸,少女再次回到房间手抱膝盖默默地坐着。
  怀疑人生ing.
  一辈子没这么欧过现在她有点恐慌。
  脱非入欧的代价是不是把她一生中的幸运都用光啊?
  怕怕。
  等等她好像已经死了。
  怕它个球!
  狐之助小碎步啪嗒啪嗒跑过来:“哇审神者大人您真的很幸运呢!一下子就锻出来了小乌丸!”
  少女转过头看着它。
  不过三七二十一先抱过来蹂躏一番!
  狐之助:“……”
  突然感觉到一丝绝望。
  这人世间是如此的凄凉,只有这油豆腐还残存着一些温暖…
  为了油豆腐它忍!
  嗯对习惯就好啦…

【刀剑乱舞】第七

  【尴尬的锻造室】
  等等不是背影。
  离得这么近谁看得清啊!
  唔…蓝色的差袴式袴裙…还有这熟悉的图案…
  卧槽三日月宗近??!
  emmmmmm爷爷你在游戏里不来在这儿来得挺急的啊。
  真是要命…
  不,不对。
  少女似乎发现了一个更要命的问题。
  距离是不是有点近。
  因为刚刚她把刀拿在手里举过头顶作挥刀状,而刀剑们出现的时候都是手拿本体,所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少女努力地抬头,睁大眼睛。
  她不管!这个近距离观察爷爷美颜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
  三日月微微低头,瞳孔里的一对新月一览无余。
  “…嘛。”
  他退后一步,似乎是觉得离得太近有点无礼,手也松开了他的本体,大概是不想直接从少女手中夺走,因为太没有礼貌了。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你、你好…”
  少女有点愣神,怔怔地把刀递还给了爷爷。
  “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小姑娘?”
  少女死机了。
  这个复杂的情况她也想搞明白啊!
  解释清楚什么的她最不擅长了!
  于是少女卯足了气,大喊一声:
  “长谷部!!!”
  0.1秒种后。
  “阿路基sama!叫我有什么事吗?”
  长谷部猛地推开门。
  比上一次还快了0.9秒。
  …不愧是机动爆表的长腿部。
  “那个,三日月宗近来了,你带他参观一下本丸顺便解说一下吧…”
  少女眼神飘忽。
  她推卸责任可是一流的!
  看着自家主人不靠谱的样子,长谷部表示心很塞。
  “参观什么的明天也可以,现在该吃晚饭了。”
  “诶诶诶这么快?我零食还…”
  长谷部二话不说直接拎着少女的领子带着三日月到了餐厅。
  三日月:“哈哈哈…甚好甚好。”
  
  在去往餐厅途中少女一度伸着爪子乱晃以示抗议,奈何长谷部身高体重力气完全碾压她,少女也只能绝望地等待着到了餐厅刀剑们的嘲笑(呸),自己身为审神者的威严将消失殆尽…
  大概是自己表情太悲壮了,三日月低头,有些玩味地看着她,眼睛里划过一丝忍俊不禁。
  …爷爷你的慈祥(划掉)温柔体贴呢!
  然后到了餐厅。
  啊啊啊啊豆腐蒸虾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乐饼!啊啊啊啊蛋包饭!
  零食:你不爱我了是不是?!!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少女:管它的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唔唔唔这个土豆饼好好吃!里面还放了肉诶!
  …
  零食:阵亡。
  
  【晚上】
  少女突然觉得好无聊。
  废话她起码一天没摸手机了!
  少女心存侥幸地打开平板。
  卧槽2017年7月(哔——)日?!!
  和她世界中的时间吻合了!
  麻麻(划掉)系统这个平板坏掉了!!!
  系统:没有坏,这是为了照顾你是个穿越者。
  少女:穿越什么的让人心好慌咧。
  系统:…这样不好吗?
  少女:好好好!非常好!系统你实在是太棒了给你三十二个赞五星好评么么哒!
  系统:…
  直接下线。
  是不是被她吓的…
  不管了玩手机(划掉)平板最重要!
  等等。
  少女的指尖停留在屏幕前。
  她生前一系列的社交软件…还能登陆上去吗?
  别人会不会以为她诈尸了…
  少女莫名怂了。
  算了啦反正人都死过了还要什么社交!
  少女开始下载别的游戏。
  (众刀剑:你是不是不爱我们了?!!)
  
  1分钟过去了。
  这网怎么这么慢…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用吗?
  5分钟过去了。
  emmmmmm…
  mmp果断差评!好气哦但不能摔平板!
  少女开始在房间里四处溜达。
  咦这房间里还有浴室和卫生间?(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终于知道大叔为什么可以这么久都不出门了…
  算了先去洗澡吧。
  少女看了看浴室,嗯不错,浴缸花洒一应俱全,还有浴巾浴衣。
  
  褪下身上的T恤衫和短裤,少女有点感慨。
  这似乎是她唯一的现世里的东西了。
  打开花洒,温热的水扑面而来,从头顶顺着黑发流下,本来有些微卷的发丝因为水的沉重变得直了些。
  有点像她呢…明明已经死了却还在这儿好好的吸氧。
  真是…不可思议。
  牛奶味的沐浴露闻起来很香,不知道大叔为什么会有这种女孩子喜欢东西。
  不过嘛…这也挺好的。
  
  洁白的浴巾吸收水的速度很快…咦?新的吗?
  系统又给她开小灶了?
  啧啧啧,以公谋私……她喜欢。
  浴衣是樱花粉的,这种少女心的东西她穿上都有点羞耻…感觉自己又年轻了好几岁。
  (等等你才多大?!!)
  (嘛嘛嘛,反正未成年啦。)
  
  【诸君,她有个大胆的想法】
  站在穿衣镜前,少女打量着自己,问道:“我说系统,这衣服都是提前做好了送过来预备着还是…?”
  系统:2205年的科技足以瞬间定制出一件衣服。
  这样啊…
  少女心里突然有了个恶劣的想法。
  
  【这个主人不正常】
  所以,当长谷部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幕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他们的主公,只穿了件刚刚可以盖住臀部的白衬衫,似乎是刚洗过澡的原因头发湿漉漉地搭在后面,雪白的肌肤微微泛着粉红。而主公,正因为他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而微微张开小嘴睁大眼睛。
  (一定是他打开的方式不对!!!)
  长谷部惊吓得连他原本要来的目的都忘了,急急忙忙关上门说句对不起是我失礼了就登登登地跑下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中把头埋在被子里。
  夭寿啦他看到了什么要刀命的事儿!!!

【刀剑乱舞】第五

  【刀男们】
  “啊…吃的真是好饱。”陆奥守吉行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唔…小美酒~嘿嘿…”醉得一塌糊涂的次郎太刀还在嘟囔着什么。喝成了一摊烂泥的他没办法自己走回去本丸,兄长太郎太刀只好扶着他走。
  要这个弟弟有何用!扔了算了!
  啊还是别这样了吧扔了别人也捡不走…拿不动…
  高侦查的骨喰藤四郎最先发现少女:“咦?有个人在走廊里坐着…”
  没敢说是少女毕竟本丸里“画女非说男”的设定太多了。
  最明显的就是乱酱。
  鲶尾藤四郎也看到了:“啊那个人手里还抱着小老虎!五虎退,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大姐姐啊?”
  “啊,是、是的…”
  包丁藤四郎迫不及待地跑过来,星星眼:“啊是人妻!一定是人妻吧?!!简直太棒了!”
  “……”
  
  “嘘。”烛切台光忠走了过来,看了看少女安静的睡颜,“他(她)好像睡着了,乖,别吵。”
  “好…”
  小短裤们有点沮丧,啊暂时不能和新来的姐姐(?)玩了嘤嘤嘤委屈巴巴。
  “好了好了大家玩过了也吃过了去午睡吧。”
  一期一振拍了拍手,毕竟弟弟们的睡眠最重要。
  “是…”
  小短裤们乖乖去了房间。
  (向一期势力低头!)
  “啊,长谷部先生。”正巧碰到了路过的长谷部。
  “哎对了长谷部先生,我们在走廊看到了一个姐姐…”
  “我正要和你们说呢,能先在走廊集合一下吗?”
  
  “大家也看到了吧。
  “这个少女,就是我们的新任审神者…”
  鲶大眼:“这就是为什么这几天都没有内番出阵远征的原因吗?”
  (耿直boy)
  长谷部:“…是。”
  一片欢呼声。
  “…喂你们几个!!!”
  “唔…”
  少女皱了皱眉头,有点吵。
  众刀剑顿时鸦雀无声。
  蹭了蹭柱子,继续睡。
  “……”
  别说她睡得跟只pig,几乎一夜不睡的话你不困?
  
  【少女的新世界】
  当少女从梦中醒来时,太阳已经有一点偏西了。
  “哈——欠…”
  少女伸了个懒腰。
  “咕噜…”
  声音有点五彩缤纷啊。
  少女摸了摸肚子,毕竟中午饭都没吃,直接从上午睡到日头偏西。去厨房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吧。
  按着记忆找到了厨房,里面空无一人。
  很好。
  少女打开冰箱门。
  于是,在一个饥肠辘辘的下午,少女从此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啊啊啊啊冰激凌!啊啊啊啊蛋糕!啊啊啊啊糖葫芦!啊啊啊啊薯条!啊啊啊啊棉花糖!啊啊啊啊……
  少女再次陷入癫狂状态。
  
  【人生得意须尽欢】
  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少女满载而归。
  下午是一个丰收的时间。
  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太得意了以至于没有看到走廊里的“神圣之铃”(长谷部瞎说的),一头撞了上去。
  “叮铃铃铃铃铃——”
  卧槽!
  少女一脸惊恐地抬头看着它。
  药丸。
  
  【欢完之后就药丸】
  “阿路基!!!”
  长谷部第一个赶到。
  既然自己没有去动铃铛其它刀也去午睡了那一定是主人在召唤他们!!!
  然后看到自家主人一脸蠢萌样。
  这、这反差有点大…
  “嗨…嗨。”
  少女想了想,还是向懵逼的长谷部挥了挥糖葫芦。
  别问她为什么不挥手,已经没有手是空闲的了!
  其它刀也陆陆续续到达走廊,然后无一例外地加入懵逼大军中。
  该怎么讲…她现在很绝望。
  哪里有个地缝让她钻进去!
  顺便把零食也全带进去。
  
  “噗。”
  烛台切光忠忍不住笑了。
  现在少女左手拿着根糖葫芦,右手拎着包棉花糖,怀里还抱着几包薯片…啊还有盒蛋糕。
  “主人要是饿了可以和我说,零食可不能当饭吃哦。”还有你是要把冰箱搬空了吗主人?!昨天长谷部才从外面买回来的!
  咪总你不懂…
  少女眼神带着丝丝幽怨。
  “啊…那个…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嘿嘿…”
  (装傻本领哪家强)
  少女觉得很有必要开口打断这微妙的气氛。
  长谷部一把拎住企图开溜的少女的领子。
  为了主人的健康,再怎么以下犯上都可以!(坚定)
  少女眼睁睁地看着怀里的零食一点一点变少。
  “一包薯片,一包棉花糖,一根糖葫芦,吃这些就可以了,再过一会就该吃饭了。”
  哇呜呜呜她的零食!
  啊再见再见吧朋友…
  “噗。”
  是谁在笑?!!
  少女怒气冲冲地转身,结果发现其它刀都在看着她,都憋着笑意。
  于是,他们亲爱的审神者大人,懵逼了。
  脸红了。
  逃跑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
  有了这样一个主人,以后的本丸,应该不会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