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TRADING(未完)

杰叽文,我的那个女装play,别期待有车。
看到结尾你会发现它没写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喂
写肉使我卡文,卡文使我愧疚,愧疚使我不敢打开石墨。(都是借口噫)
明天, |・ω・`)明天写完就把这篇删了重新发 完整版(´・ᆺ・`)

这真的是杰叽女装车。
奈何我是强迫症车一定要有头有尾(喂
震惊!叽叽为了胜率居然干出这等事…!
这究竟是杰克的逼迫还是吹疯叽的疏忽,敬请期待本期《走进主播》(什么鬼哈哈哈哈哈)

随着远处乌鸦的爆点声和狂欢之椅升天的音效,游戏静止在理发师举着巨大的机械爪微微偏头谛听四周的画面,身后的鬼脸披肩仍尽职地带来杰克特有的血雾。接着便是结算界面,浅绿色的平局两字不仅没有护眼作用,反而让司机感到一阵刺痛。
司机皱了皱眉,开口承认自己的失误。
“门口的那个板子太伤了。啧,抽的时候太靠前了。”
看着星星进度条上前进了那么一丁点儿,司机自嘲地笑笑。
“还真是一分一分攒到结婚啊。”
匹配局也是这样。司机记得自己重刀下去的那一瞬明明按了后退键可杰克还是纹丝不动,被砸了个正着。偏偏还是个巨力盲女,司机只觉得脑壳痛,就像自己是被砸的那个一样。

和弹幕一群老妈子粉丝说晚安后,司机关了直播,将椅子转向杰克的方向。这家伙在他关了游戏的一瞬间就非常自觉地潜入房间坐在床头继续看他昨晚没有读完的书。
“解释一下?嗯?”
司机翘起腿,伸手将键盘旁的烟和打火机一并拿了过来。很快司机特有的烟雾开始扩散,逐渐稀薄。
杰克皱眉合上了书,这一股烟味大概是他最讨厌的气味前三名中的了。
伤己也伤你。
杰克轻松将他手中的烟夺走,捻灭在盛了一浅层水的烟灰缸。
“回答啊。”
司机熟练地再次点亮了一支烟,眼睛一直盯着杰克,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杰克再夺。司机再点。
倒像是两个小孩子在赌气一般。
杰克深吸了一口气。他本可以心平气和地解释夜莺小姐刚刚发来信件,部分玩家的部分功能用不了是bug,目前在紧急修复中。可他看着烟灰缸飘着的一层烟头就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道,
“我故意的。”
司机愣了愣,点烟的手停在了半空。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穿上那套女仆装就听话了。”
司机手中的烟啪嗒掉到了地上。

杰克觉得自己怕不是被烟熏傻了才会说出这种话。
于是他在说完就起身几乎是跑进了浴室没敢看司机的表情。
杰克出来的时候司机仍坐在那儿背对着他吞云吐雾。
刚想走过去夺了他的烟,杰克突然发现司机不知何时换上了那套被点名了的女仆装。
杰克愣住了。
司机声音很轻,很轻地问。
“这样,可以了吗?”

杰克的心抽痛了一下。
他用两只手分别撑在椅子的两边,强迫司机看着他的眼睛。
“胜率,就那么重要吗?”
司机微微别过头,整个身子都靠在椅背上,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喃喃道,
“粉丝想看啊…想看我赢,想……”
话未说完,就被杰克粗暴地捏住下巴强迫性对视。
杰克一字一句道:“那,希望您能满足,我这个小粉丝的‘愿望’呢。”

司机被粗暴地丢到了床上,床铺并不柔软,六十千克的肉体砸上去会发出一声闷闷的“咚”。他却意外地没有发火,只是哼哼了两声,皱了皱眉,慢慢地侧过身子,让半边脸都埋在枕头里,垂着眼帘,睫毛在脸上打下一层阴影。
杰克两手分别撑在司机身侧,形成一种压迫性的姿势。他垂眸看着身下那个最为熟悉的人,眼神涣散衣衫凌乱,裙子因为刚刚一系列的动作已经掀到了大腿根,露出一片因长时间不外露白得几近透明的皮肤。
杰克皱眉,忽然凑近了司机的脸庞嗅了嗅,差点就要和后者鼻尖相抵。
“…你喝酒了?”
“矿泉水瓶里的…也算酒嘛?”
杰克回想起某只骚鹅在他们家聚餐的时候拎来了一瓶用矿泉水瓶装的白酒,还特别骄傲地说看这样就不会被玛尔塔发现了。
现在他只想借慕睦家的小特儿砸锤爆某只鹅头。
当然让他们坐在旁边吃瓜看玛尔塔在线轰爆鹅头也不是不可以。

司机眨了眨眼,盯着面前的薄唇发了会愣,然后不假思索地啃了上去。
关键是他还一边含着一边嘟囔了句“小美人~”!
杰克要炸了。
宝贝儿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么还主动啃我。
杰克扣住身下小醉鬼的后脑勺,按住他的手腕,一眨眼从被动变为了主动,倾身加深了这个稀里糊涂的吻。
司机被吻得晕头转向,胡乱用另一只尚还自由的手去推面前突然变主动的“小美人”,
“宝贝,过了,过了…”
杰克嘴角微微勾起,怎么,撩火不给灭,等于耍流氓知不知道。

评论(2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