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se 04

司机结束直播推门进来的时候杰克还在睡觉,趴在画纸的空白处一副乖巧无害的模样。
司机走近了些,一眼就看到纸上画着个人儿,五官清秀,似是在浅眠。这张脸好生熟悉莫非阁下就是每天早上洗完脸抬头与我对视的那位先生?
果然看起来再怎么无害也是个小变态。
司机轻轻敲了敲趴在书桌上的小脑袋,可不能再让他睡下去了不然等晚上就睡不着了。
敲完还顺手虎摸了几下,这小卷毛的触感竟是该死的舒服。
惨遭黑手的小脑袋动了动,杰克顶着一头被揉乱的卷毛抬起了头。一边用手揉着眼睛一边迷迷糊糊地用鼻子发出一个单音节“嗯?”左脸上还印着一大块手臂压出的红痕。
司机忍住笑意,俯身压低声音问道,
“醒了吗,小先生?”
然后,小先生的右脸,也渐渐红了。

司机忙碌了起来。下午5:00-7:00这两个小时是他唯一能处理家务的时间。
修仙党的字典里没有上午这一说谢谢。
司机往洗衣机里扔衣服时在杰克的白绸衬衫口袋里发现了一张信用卡。
杰克:不,是你的信用卡。
杰克:这是庄主给我的零花钱和…抚养费。咳,大概有十万元…
杰克:哦对了,密码是你的生日。
司机捏着卡一脸的微妙。
所以,家里多了个熊孩子这事,实锤了?
司机:改天给他买个电脑数位板什么的吧。
司机:让他帮忙画封面人设算不算压榨童工?
司机:嗯,自家人,没关系。

“嗯???”
司机对着洗碗台发愣。
我中午放这儿的脏盘子呢那么大一堆盘子呢?
好奇跟过来的杰克淡然道,我洗的。末了,又补充一句,跟你昨晚上学的。
司机突然觉得,多了个小卷毛,也没什么坏处嘛。

杰克直到吃完饭才发现自己的头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司机笑了一顿饭的时间。
只见小卷毛如风一样冲进了卫生间,将英格兰的绅士礼仪丢在了脑后。足足过了十分钟他才再次衣冠楚楚地出来。
司机就在庆幸杰克左脸上的红痕消的比较快,不然有可能半小时后他都进不了那个神秘的地方。

洗完澡准备睡觉时,司机发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黑色的米粒形状,静静躺在大理石地板上。
“这是什么?”
杰克端着杯热牛奶过来了,将手中的杯子递给司机示意他喝了,低头看了看。真不愧是耳濡目染老保姆的唠叨那么多年,见多识广。他道,
“这…好像是颗老鼠屎。”
话音刚落只听咚的一声,司机跳上了椅子。
杰克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他。
司机咽了口唾沫,强装镇定与他对视。
“看什么看…!我才、才不怕呢!我超靠谱的!”
司机:都别拦着我我要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司机:我要离家出走嘤!
司机:等下太阳上没有老鼠吧??
杰克一脸无奈。
到底谁才是熊孩子。
杰克:你对得起你一米八的个子吗。
杰克:快下来你是要和你的天花板决一死战还是想和这个可怜的椅子鱼死网破。
杰克:你再不下来楼上的老鼠就要掉你头上了。
好不容易将这只一米八的熊孩子哄下椅子乖乖躺下,已至午夜,昏昏欲睡时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传来一声短促细小的“吱”,好巧不巧飘进了司机支楞着的耳朵里。
靠谱的成年男性一个鲤鱼打挺!
靠谱的成年男性一蹦三尺高!
靠谱的成年男性滚上了床!
一心暗中观察没听见那句罪魁祸吱的杰克:???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怎么回事地震了吗什么难道我偷看司机被他发现了吗还是他在睡梦中激发了袋鼠这一属性。

总之,似是见识到了屋主人的轻功有多厉害,杰克再也没有见到过有关老鼠的任何踪迹。但他心里还是很感激那只老鼠的,早知道一声吱就能让他心安理得地抱着司机睡觉,他也去学口技。

(司机: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司机:我超靠谱的!)
(司机:信不信我给你表演一个飞天。)
(司机:等下楼上应该没有老鼠吧?)

——————————————————————————
今天的四夕记几搞清楚这篇是0几了吗。没有。
不知怎的这篇突然沙雕。
是不是我把正经都用在隔烟水上了(不是
不管怎样我再也不赌博了!再也不赌07了噫呜呜噫!!(真香)女装play今晚得熬到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啊!!!(´;ω;`)
作为报复。
就决定是你了!叽叽受!

评论(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