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雾白.

#叽慕叽.
#超短.

初夏的清晨仍是有些丝丝凉意的。天蒙蒙亮的时候起了雾,起初是淡淡的,渐渐的沁深了颜色。挥不去,扇不散,将一尾孤零零的乌篷船团团围在江心。
司机坐在船尾,手中一盏热茶。青瓷杯中袅袅升起的烟很快与江南水雾相融。雾似是愈发的浓了。
慕睦弯腰钻出了乌篷,轻巧地坐在他旁边。
“在看什么?”
“在看星星。”
“星星?”
慕睦抬头,白茫茫的天与白茫茫的雾混在一起,给人一种天空就在自己眼前,触手可及的错觉。
司机将青瓷杯放到一边。
“骗——人——”
慕睦拉长声音,摇头晃脑地吐出这两个字,晃着晃着就倒进了司机怀里。
司机低头,看着慕睦的眼睛眨啊眨,小扇子一样的睫毛也跟着扑闪扑闪,不禁弯眸笑了。
他怀着几近虔诚的心情去亲吻怀中人的眉梢、眼角、睫毛,压低声音问道,
“说,你到底偷了多少颗星星,藏进眼睛里的?”
慕睦似是被弄的痒了,笑着偏了偏头,躲过了一轮温柔攻势。
“那你说,是我的眼睛好看还是星星好看?”
这类问题,慕睦已经心中料定了他的答案,却仍是想要他亲口说出,传入自己的耳中,铭刻在心。
司机调整了下姿势,让慕睦坐在他的腿上,腰腹相贴。
“去它妈的。”他懒懒地回答。
慕睦现在背对着他坐着,鼻尖环绕着的是江南水雾特有的湿凉。远处朦朦胧胧亮起一团金光,日出开始了。
“啊?”
慕睦感觉到他把脸埋进自己的颈窝,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脖子上,痒痒的。说话声也是闷闷的,声波从肩胛骨传至大脑,通过血液流经心脏。
“当你喜欢一个人时,你会把他的眼眸比作星辰,把他的双唇比作缨络。当你爱一个人时,你会想去它妈的星辰缨络,怎能比得上他。”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