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se 03

11:57
两人终于结束了漫长的午餐时光。米饭、煎酿茄子、蒜苔炒肉丝和西红柿炒鸡蛋的力量远远不够拖延他们这么长时间,只不过开饭前司机在教杰克如何拿筷子。杰克也算是一点即通,简单的夹菜算是掌握了。
司机露出了孺子可教的表情。
啊这就是初为人母师的感觉吗。好神圣啊。
杰克选择无视他的自我陶醉专心致志与筷子作斗争。这人怎么比正义惩戒中的金纹还中二。
面对蒜苔这种高难度蔬菜,杰克果断搬出了勺子救星。
再不吃饭就凉了。

饭后司机指着一个门说“那里是书房你可以在里面看书画画不要打扰我直播”就头也不回地快步进了房间咣的一声关上了房门,留杰克一人坐在椅子上发愣连声“好”都没来得及说。
司机现在有点上头。连每天必窥屏的开播前大型赌博现场都不看了。
有生之年他居然被一个未成年的小毛孩子嫌弃饭量小??!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神奇操作。
他可是吃了一碗米呢!整整一碗!
(杰克一脸冷漠:醒醒你的碗直径有十厘米吗?而且里面的米根本不到一整碗吧?)
司机:脑壳痛.jpg.
气得他一连拿了好几个四杀。
趁着弹幕都在刷666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进入了杰克的时装页面,与理发师隔着屏幕相对视。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今天用理发师打排位时,司机一转动视角就会莫名其妙地看到前者邪神般的眼睛。充满着恶趣味、杀戮,残忍的恶魔之眼。
由于司机在理发师的界面沉默时间过长,弹幕已经刷起了杰叽:“杰克先生今天也在和叽叽深情对望呢。”
才不是。司机不禁轻轻笑了,小先生现在大概在画画吧,毕竟他把以前稀里糊涂买的画具全堆在那个房间里了。

阳光会从巨大的落地窗穿过,被薄纱质地的暖黄色窗帘削弱,温柔地洒下一片金。头顶的自动风扇安静地旋转,扬起一小股灰尘。小先生坐在画架前,垂眸细致地勾画着流畅的线条,一些人、一些物、一些景,任何他想要去的地方。
司机猜的没错,他的小先生确实是在画画,只不过眼皮愈发沉重。昨晚这位英格兰小绅士一直等到司机的呼吸平稳甚至还翻了个身,窗外的雨势都开始减小,才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爬下床,躺在心心念念的人旁边,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杰克没有去想明早该怎样解释这件事,也不想去绞尽脑汁地编借口。今朝有酒今朝醉,他从不怕什么困难,解决掉就好了。
对司机,没有什么事情是卖萌糊弄不过去的。如果有,那就再加上哭腔奶音和泪花。
强打起精神画完这幅素描的最后一笔,杰克将它放到书桌上,托腮细细地检查有没有瑕疵。
阳光不燥。微风正好。
光从他的发间穿过,细致地描了一层金边。小先生觉得耳廓暖暖的,像是老保姆的睡前故事中念动着催眠魔咒的小精灵,扇动着阳光色羽翼调皮地在耳边玩闹。小精灵的声音细细的、脆脆的,笑起来时感觉全世界的丁香花都开始摇曳。然后,花朵安静下来了,小精灵应邀去品尝花蜜了,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
心态突然爆炸。
不想爆字数。
想卸载了。
口婴!!!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