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se 02

杰叽杰。人外。官设杰克。私设大如山。独居叽。日常标题废。这个标题好麻烦哦。
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
在被开除粉籍的边缘疯狂试探。
发出想开车的声音:下次吧我怂。
这篇真的超小清新嘤。所以为什么我居然还是没有写到我想写的那个小片段。口婴。

看着少年清澈而认真的双眸,司机在那一刻晃了晃神。
他在干什么。陪一个小孩子瞎胡闹吗。
还是说…潜意识里…他真的希望那座诡异的庄园,那场荒谬的游戏,那个残忍的开膛手…是真实存在的。绝望的人们拼命地逃亡,开场的心怀鬼胎已然失魂落魄。
“不…什么金钱名誉…我只想要…活下去!”
司机用力摇了摇头,将毒蛇般缠人的思绪都甩掉。现在是0:21,他只想去美美地睡个觉,起床后就可以发现这孩子留下的因恶作剧而道歉的小纸条,衣服也整齐地摆在旁边,一切就像一场搞笑的梦。
而眼下,他不得不解决一样难题。
“你睡哪儿?”
少年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司机,生怕一转脸他就消失了。语气坚定地回答,
“跟你一起睡。”
……妈救命你儿子被小变态盯上了。
“我的床太小了睡不开。”
“没关系我打地铺。”小变态锲而不舍。
“我睡沙发你睡我房间好不好?”司机有点崩溃。
“不好。”小变态一脸认真。“外面的雨那么大,雷那么响,你会害怕的。”
恰时一道惊雷在半空炸响,似是附带了一层隐身闪电,将司机心里劈了个外焦里嫩,金黄酥脆。
现已加入肯德基豪华惊悚叽套餐。
小变态杰克看到司机的表情暗叫一声不好。
果然…还是不行吗?
此时又是一道惊雷响起,像是炸在杰克心口上,疼得他轻轻抽了口冷气。
他抿了抿唇,再度开口,声音有着他未察觉到的颤抖。
“司机……”
面前的少年委屈得连哭腔和奶音都出来了,低低的声音像是在哀求又像是在自我解释。
“你会害怕的…真的……”
其实真正怕的人,心里清楚。
杰克记得有很多个雷雨天,他都是在外面醒来的。手上的血迹已被雨水冲刷得差不多了,可衣服上的大片暗红色仍触目惊心。接着就是费尽心思给老眼昏花的老保姆解释哪处的墙壁掉色谁家的孩子顽皮打翻了颜料桶,有时候他干脆自己动手清洗掉那些碍眼的污渍。
那个可怕的雨天,他刚睁开眼耳边便是一个惊天动地的雷声。恰是午夜,面前教堂上的钟敲起悠扬的十二下掩盖住雨声,街边的小路灯闪闪烁烁。他站在草坪上,浑身冰凉,左手却一片温暖。
是颗心脏。不再跳动的心脏。血液混着雨水经他苍白的手掌滴落地面。他的右手还握着铁锨的木制把手,脚边是个浅坑,里面是挤在一起的血糊糊的内脏和白花花的肠子。
那个恶魔……
杰克放在膝头的手紧紧攥起,指甲深陷入肉里也不觉得疼。
司机轻轻叹了口气。
“算啦,你睡床,我打地铺,可以吗?”
杰克恍惚觉得这声音虚无缥缈的,像是从天上晃晃悠悠飞了下来,温柔而不留余地地将他从泥沼般的噩梦回忆中拉了出来。
司机看到少年的眸子一下子被点亮了一样,方才还是雾蒙蒙水汽缭绕的伦敦,一眨眼成了群星闪耀的阿尔的夜空。
夜空道,好啊。

第二天,不出意外的,司机是在右胳膊的酸痛中醒来的。
啊,说晚了,已经没知觉了。
少年手忙脚乱地起身,结结巴巴想要道歉,司机先一步打断他,面无表情。
“不小心从床上摔下来的,对吧?”
少年微微睁大了双眼,张了张嘴,而后一脸的恍然大悟,点点头,坚定地回答,
“是的。”

早餐是面包片煎鸡蛋和咖啡,给少年的则是一杯温牛奶。少年抿了一小口早餐饮料,小心地瞅了瞅司机,然后可怜巴巴地双手捂住了手中的玻璃杯。
司机的唇瓣刚接触到温热的咖啡,余光瞥到少年的星星眼。只好认命地进行了饮料交换。
“想和咖啡就直说嘛,别那样看我,搞得我虐童了似的…”
“嗯。”
“还有…咱们商量一下,下次从床上掉下来的时候能不能往左边掉点,我不是左撇子。”
“……啊?”
看着少年迅速变红的耳尖,司机勾起了嘴角,将杯中的牛奶一饮而尽。

哇黑杰那部分写的好爽。(暴露了什么)
啊?刀子是啥?(装傻)
听我一句劝,赌博害人。特别是07。
没有评论我要死了。(咸鱼趴)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