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se 01

杰叽杰。人外。官设杰克。私设大如山。独居叽。日常标题废。
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
在被开除粉籍的边缘疯狂试探。
发出想开车的声音:下次吧我怂。
这篇真的超小清新嘤。
所以为什么我居然没有一次写完。

23:37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就像狗血言情剧里主角分手时的倾盆大雨,期间还夹杂着几声能把小孩子吓得睡不着觉的闷雷。浴室里也是淅淅沥沥的,热气蒸腾着,缓缓将里面的人全部笼罩。
司机伸手关掉了莲蓬头,排气系统呜呜地运转,水汽缭绕的狭小空间逐渐从朦胧变得清晰。
司机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慢悠悠地晃向卧室。他已经有点困了,不过果然睡觉前还是要看看自己的粉丝数评论区狗窝私信再逛逛自己的tag…然后就会莫名其妙到了凌晨一两点。
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乱了他的计划,那敲门声并不急促,和窗外的雨声结合着莫名有种节奏感。司机思来想去觉得到了这个点敲门都不急不缓的肯定不是什么不拘小节的人,在开门前把自己睡衣扣子扣上了两三颗。
司机一手拿毛巾擦头发一手开门,这样做的不好之处就是他的胸前毫无障碍物,措不及防被抱了个满怀。
“司机!”
他仍维持着一手擦头一手握门把手的姿势,站在那里僵成了一尊雕像。
……说好的不是什么不拘小节的人呢?
自己一个大男人被袭胸也就算了,袭凶胸者也是个男的是种什么样的操作。
好后悔没有把扣子扣完。
我是不是遇到小变态了。
这位不速之客把脸埋在司机的颈窝,颤抖着声音道,
“找到你了。”
邻居出来看到这一幕会被吓死吧。
司机只觉得怀里冰凉一片,皱着眉赶紧把他拉开。来访者是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不过个头快赶上他了,虽是被大雨淋了个透心凉也掩盖不了英格兰贵族般的气质。
不过英格兰什么时候民风都这么豪放了见人就抱。不是说什么贵族是不能让人随便碰的么。
“对、对不起……”
少年涨红了脸连连道歉,司机却一点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快步拿来一条崭新的大浴巾将少年铺天盖脸地整个包住。
“瞎胡闹!怎么一个人跑出来野?你这样会感冒的信不信?!”
“我……”
少年张了张口,司机再度打断他的话,
“啊…这样吧,你先在我这儿洗个澡,衣服…就先借我的,怎么样?”
这回倒是少年的肚子抢先了。
“咕。”
“噗。”
司机帮少年放好热水,又走进了厨房。探头问少年,
“番茄鸡蛋面,吃不吃?”
“啊……吃……”
少年拉了拉头上的浴巾,遮住了一直红着的脸颊,快步走进浴室。
然后,非常不幸地,因为看不清路而撞到了门框。

一碗热气腾腾的番茄鸡蛋面端到了少年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杰克。”
(看来是个中二病少年)(不急等会再慢慢套真名)
少年对着面小小地咽了下口水。
“为什么大半夜的来找我?”
“因为…想看看你。”
(???我有这么大魅力吗)(那为什么没有软fufu的萌妹子主动来投怀送抱)(嘤嘤嘤)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
“庄主…告诉我的。”
(什么鬼啊该不会是找别人黑我电脑用GPS定位了吧)
少年拿起了筷子…!…一手一根开始了研究。
“………”
(完了这孩子没救了)(卧槽该不会是选择性失忆症吧连筷子都不会用了)(这到底是哪路神仙找上门来了啊)
司机叹了口气将筷子拿了过来。
“我喂你吧。”
平时司机是不会这么好心多管闲事的,把面放那儿爱吃不吃,但他看着少年缩成一团小口小口抿着热水的样子,莫名想起了幼时抱养的一只小奶猫。刚出生没几天眼睛都还未睁开,小小的一团毛球,他小心翼翼地将小奶猫放在手心,它就往他的袖管里钻,因为那里更暖和些。是他亲手用套着软塑料管的小针筒给它喂用鸡蛋黄和山羊奶混合制成的高热量食物,也是他亲手将其送入安乐死的病床。
他对这孩子有种熟悉感。
并不是很久以前就死掉了的猫咪转世了。
是那种非常可怕的,最为熟悉也是最为陌生的人。就像父母终于发现朝夕相处的女儿已经抑郁到自杀;昔日的全校第一沉迷网络,所有做过的题都不会了,最后考了个倒数。
“你该不会,真的是,‘另一面’杰克吧?”
“不。”
少年咽下最后一口面,用纸巾擦了擦嘴。
“我才是主人格。”

啊我也好想吃叽叽煮的番茄鸡蛋面啊。
啊当时写的时候都是凌晨了超级饿的噫呜呜噫。
发出叽叽星期一的声音:咕咕咕。
啊手指酸。啊胳膊肘痛。
啊我不想更了要叽叽亲亲抱抱举高高日fo才有动力。(´;ω;`)(醒醒

评论(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