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心悦

#叽慕叽无脑小短篇
#文笔渣
#ooc
#没头没尾
#请勿上升真人

司机的发丝细而软,乖乖地伏在脑袋上,完全不需要担心“早晨起床发现头发定型成鸡窝头”这种情况。不过想要揉乱它也很容易,细细的发丝软软地缠绕在指尖,有种不可思议的美好触感。如果司机是长头发的话……慕睦想,等到洗完澡吹干头发,那炸了毛似的发型一定和丛林女野人有得一拼,还会顶着一头乱蓬蓬的软毛用无辜的眼神表示自己的无害——就像现在这样。
你在笑什么啊?
似是听到了自己这边的动静,司机摘下了耳机,转头看了过来。 他的脸清秀干净,内双的大眼睛让他看起来有些女生的温婉。
你这样看着我笑我好慌啊…我头上有什么东西吗?
司机下意识捋了捋头发,带动了那一小撮特意挑染的白毛,在一堆茶褐色发丝中十分瞩目。这一撮白毛不仅没有体现出非主流的气息,反而让慕睦觉得像是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的虚张声势——叽叽鼓着腮帮子一脸的不服输,认真说道,
我超凶的!
小奶猫牙还没长齐就开始挥舞着粉红的小肉垫来吓唬人了。
奶凶奶凶的小喵叽。
可爱。好评。
慕睦捂住了鼻子。
怎么办完全没有一点抵抗力。
掩饰性地轻咳一声,慕睦一脸淡然回道,
没什么,想被艹了吧。
然后他就非常恶趣味地看到了司机的耳朵一点一点漫上潮红,像是他昨天看到的天边那朵瑰丽的火烧云。
司机一声不吭地转了回去,戴上耳机,片刻后又重新转了回来,低垂着眼帘,小声哼哼道,
他们说让我代他们向你问好。
慕睦好奇地走了过去,只见满屏都是,嫂子好。
………
慕睦的表情顿了顿,眯了眯眼,似是被满屏密密麻麻不透明度100%的白花花的弹幕闪了眼,摘了眼镜转身就走。
我去浇浇花。
当然,如果脚步不那么仓促就更好了。嗯,好像还被自己的左脚绊了一下。
司机非常庆幸自己因为打游戏戴了黑框的眼镜,可以清楚地看到慕睦转身时红透的耳尖。他把胳膊肘支在电脑桌上,脸埋在手心里偷乐了半天,不经意地一抬头,
四出。一败涂地。
满屏的哈哈哈取代了方前惹了祸的嫂子好。
一句话突然闯入了他的眼帘,撩动了他的心。
当我遇见你时,就早已一败涂地。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