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论铲屎官的自我修养

沙雕短篇。私设如山。在ooc的深渊里大鹏展翅。争什么与笙笙是谁家的嘛我要正大光明地赖在与笙家。对别看了是与笙×我…(闭嘴)

与笙吃完喜宴回到了家中。那家饭店做的四喜丸子很不错。他心情颇好地哼着歌打开了电视。
《九条命》刚放了个开头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他的一位爱猫成痴的朋友给他邮来一个大包裹。与笙一边嘀咕着同城邮什么包裹啊一边拿起来晃了晃,很轻,晃起来有什么小东西滚了几下,有沙沙的柔软声响。
打开包裹,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只小家伙被晃的四仰八叉,躺在厚厚的棉布上睡的正香。
与笙:……
电话响起,是那个朋友打来的。他兴致勃勃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可爱吧?”
“……你倒是给我送来了一个小祖宗供着。”
“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喂!纯种英短银色虎斑纹猫诶!你知道它要是放市场上能卖多贵吗?”
与笙看着手心里毛茸茸热乎乎的一小团,道:“你确定这是英短不是英长?”
“没看见人家纯的都返祖了嘛!!”
电话里传来惊天动地的咆哮。与笙一歪头,夹在肩膀上的手机便啪嗒一声掉到了沙发上。
世界安静了。
不多时他又执着地打了过来,与笙一个手抖按成了接听,顿时又是一通咆哮。
“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最后一个!!你给它取什么名字?!”
与笙捋着小毛球光滑柔软的皮毛,咂了咂嘴,漫不经心地回答。
“噢,丸子吧。”
然后,他闪电般的按了挂断。
丸子是春天的生。于是,在它大半年的生命中,还从没正式认识过和自己同名的一种东西。直到冬天的第一朵花飘落到它的鼻尖,与笙从屋子里出来把它抱了进来,一边关门一说:“外面冷。说起来丸子你还没吃过火锅吧?很好吃的哦,里面会煮羊肉卷,牛肉卷,蟹棒,丸子…
丸子身上的毛瞬间就炸了。
丸丸丸丸丸丸丸…丸子??!
它信自己的听力是人类的8倍,没有听错。
救命!铲屎的要吃它!!
要不是与笙怕它冷把它抱得紧了些,丸子早就从怀里蹿出去一扎进它的棉花糖窝窝,任与笙笙拿多少妙鲜包多少油炸小黄鱼哄都不出来。

丸子与丸子面面相觑。
与笙伸手,将它专属的猫咪碗碗里放着的那个丸子拿过去,把这颗白乎乎圆溜溜的小鱼丸切成小块,又吹了吹,放回它的面前。
丸子低头嗅了嗅,放心地大口吃了起来。
唔,同类的味道感觉还不错。

当时正值夏秋交际之时,小区里的桂花树纷纷盛开,远远望去就像戴了一顶顶橘黄色的帽子。丸子在树下的草坪上打滚的时候,香味浓得让他打了好几个喷嚏。
它坐在落地窗后,看向楼下分布得错落有致的桂花树,目光里满是忧伤。
是哪个愚蠢的人类造出来“多多益善”这个词的?!
丸子还没想好怎么把造词人和小区设计人挠死,就被一双温凉的手提了起来,抱在怀里。
与笙捏捏它的小肉垫,又拍了拍它的肚子,嘴里絮絮叨叨地说:“丸子你看你胖……瘦的,都皮包骨了。天天窝家里不出去,你对得起你的种族嘛。来咱们看点减肥片…”他在沙发上坐下,按下播放键。
丸子在他的大腿上坐直身子,两只前爪爪还踩在与笙手心里,好奇地睁大眼睛。
【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jpg.】
电影的开头是对狗男女在打情骂俏。哦,猫眼都要瞎了。
卧槽这什么玩意儿??娃娃?木偶?好丑。【嫌弃.jpg.】
丸子抬头对着与笙“喵”了一声。
你看还是我最好看吧。还不快宠我多给我点小鱼干!
与笙顺手揉了揉它的小脑袋。
“害怕了?乖,我在这呢。”

在猫的眼里什么都是慢动作,所以在看恐怖片的时候,鬼出来前的那一小段时光会更漫长,更难熬,但是惊吓却不会因此而减少。
丸子心中的死亡名单中又多了一位“给恐怖片配乐的人”,小肉垫湿漉漉的。它悄咪咪地把与笙的手扒拉到一边,两只前爪往他的膝头上蹭了蹭,啊不抹了抹,假装自己并没有被吓出了冷汗。(丢尽了猫族的脸)
但它觉得,这比被黄瓜吓飞有出息多了。
大BOSS出现的那一刻,丸子尾巴上的毛都竖了起来,指甲弹出来时刻准备攻击。它死死地盯着那个有危险的家伙,喉咙里滚动着低沉的威胁声,它在想自家铲屎的怎么那么傻,那家伙随时都有可能从大黑框里出来啊,他怎么还不跑,这里有它挡着怕什么。
与笙有点不知所措,他小心翼翼地帮它顺毛,放柔声音:“丸子乖,别怕,没事的,没事的…”他干脆按了快进,快进到演员表时丸子也终于安抚下来了。与笙抱着它准备拿点好吃的安慰下它,一低头发现膝头上两朵湿漉漉的小梅花端端正正地印在上面,雅致美观极了。
与笙笙当时的表情那叫一个微妙。
虽然他第一反应是掏出手机拍照。
半夜,与笙在床上睡得正香,丸子却从自己的棉花糖窝窝里溜了过来。它才不是被恐怖片吓得睡不着呢,猫可是夜行动物…!
与笙床上的蚊帐是全封闭拉链式的,为以后的小鱼干和妙鲜包着想丸子还是放弃了直接用爪子撕开个口子钻进去这一想法。它从地上跳到了椅子上,到桌子上,再到柜子上,最后用力一跃…!蚊帐的顶端成功地凹进去了一块。
从下面传来的熟悉的呼吸声让它安心,但这么躺着似乎也不是个法子。凉飕飕的又是悬空的,丸子想要跳回去,后知后觉发现蚊帐太软根本使不上劲,只能无可奈何地求助于铲屎官,喵了起来。
与笙笙很快就被吵醒了,他迷迷糊糊地拍开床头的触碰型硅胶灯。 第一眼还以为那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是天花板上的LED大圆灯。
弄清楚情况后,他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踩着椅子把丸子抱下来扔到了床上皱成一团的被子中间,原本鼓鼓囊囊的被子瞬间泄气一般扁了下去。
与笙“啪”的一下拍灭了小夜灯,伸手抱住了丸子:“晚安。”
“喵。”

记不清是哪个飘雪的日子了,反正的确有那么一个夜晚,铲屎的不太正常。
在和手上那个发亮的铁片说了几句话后,他突然像得了猫癫疯一样,拎起大衣提上鞋子冲出家门。以往的时候他出门前都会抱着自己好好吸几口才走的…丸子蹲坐在门前的地毯上,怅然若失地想。
猫没有太大的耐心,它们总是三分钟热度,容易感到无聊但又讨厌无聊。丸子尝试着竖起耳朵在这里捕捉到外面的雪花飘落在窗户上的声音,无奈墙壁太厚,它的耳朵又不是听诊器。它趴在地毯上打了今晚第20个哈欠,把下巴搁在前爪上打起了盹。只是浅眠。这层楼的电梯一响,它就睁开眼睛抬起头来看看是不是自家铲屎的回来了。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打断睡眠,门锁咔哒一声,与笙一脸疲倦地走了进来。丸子立刻起身竖起尾巴喵喵叫着表示欢迎,打着呼噜用脑袋蹭他的裤腿——铲屎的身上有股消毒水的味道。这味道让它想起一个叫喵闻风丧胆的地方…不过他身上并没有别的小婊砸的气息,难道是去了叫人闻风丧胆的地方…?
与笙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抱住它一阵猛吸,只是轻轻地说:“走开。”连鞋也不脱,直直地坐在沙发上。然后像是失去了全身气力般的,慢慢滑落在地,抱住双膝,低下头缩成一团。
铲屎的。你怎么啦?
丸子费力地挤进他的怀中,舔了舔他的脸颊。冰凉冰凉的,雪花落到上面都不一定会融化。可为什么是湿乎乎的呢,咸丝丝的,是从那双漂亮的黑眼睛里流出来的吗。又咸又涩,那他的心情是不是也跟这一样糟糕吖?
丸子努力地舔着他的脸颊。它的铲屎官没什么用,除了给它小鱼干以外,爪子不锋利不能用来攻击,舌头上也没有倒刺不能梳理毛发。
不要哭啦,大不了以后我保护你,我帮你舔毛呀。
“丸子…陪陪我吧……”
丸子没有听他的。它跳了下去,跑到房间里把自己的棉花糖窝窝拖到了他旁边。它不开心了会趴在自己的小窝里,现在与笙笙不开心了,那它就把自己的小窝让出来给与笙笙坐坐吧。
丸子对着与笙喵喵叫。
不要哭啦,大不了把棉花糖窝窝让给你坐。
与笙笑了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哑着嗓子说:“你先去睡吧。”
丸子又开始东奔西跑。与笙揉揉眼睛,看清楚它分别叼来了一包半妙鲜包,三条不是缺头就是少尾的干煸小黄鱼,还有半块啃得差不多的鱼尾巴。
他大概知道为什么猫和老鼠是天敌了。应该是…一山不容二吃货吧…
原来这就是你吃正常量的猫粮却还是在一天天变胖的原因!
丸子对着与笙喵喵叫。
不要哭啦,大不了好吃的都让给你吃。
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他的眼前又开始模糊起来。
“我不吃啦。”他轻声说,“丸子谢谢你。”
丸子歪了歪头,见他仍没有一丝要吃的意识,离得叼起一条小鱼干就想往他的嘴里塞,吓得与笙头往后一仰,用手拎住它的后颈皮轻轻放到地上。
丸子转了两圈,又开始满屋子的跑。五颜六色的镂空小铃铛,塑料小球,半散不散的毛线团,小布偶,逗猫棒…全都堆在与笙面前。
丸子对着与笙喵喵叫。
不要哭啦,大不了好玩的都让给你玩。
“谢谢丸子。”与笙抱起它亲了亲,“我好多啦。一起去睡觉觉嘛?”
“喵~”
外面的雪只是安静地飘着。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