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se.07

左上角的弹幕疯狂地刷着,司机迫于众威,硬着头皮道:“感谢画师杰克先生赠送的7个喵娘,喵喵喵…”
一旁的被点名者无声地乐开了花,笑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去。
他将一条编辑好了的弹幕给司机看了看,然后点击了发送。
该装傻时就装傻。司机一心感谢辣条看也不看弹幕里“好心”的小可爱们的提醒,甚至还有闲心往杰克那儿瞥一眼,目光中尽是得意洋洋。
杰克磨了磨牙。跟他斗智斗勇?我敬你skr汉子。手指点击赠送的,屏幕右上角出现了233娘疯狂地甩头,同时弹幕显示页面卡了卡,数以千计的弹幕被刷上去,发的都是同一句话:
“叽叽我给你送277个喵娘你句尾带喵半个小时好不好?”
司机:……我可以拒绝嘛。
杰克笑得花枝乱颤,手也没停下,开始了漫长的277下点击。
司机看着那一个个粉嫩嫩的猫爪,觉得自己的节操,也被那一次次的拍打,拍到地上,碎的跟饺子馅似的,拾都拾不起来。
于是在接下来的半小时中是司机话最少的时候,辣条也不谢了弹幕也不互动了游戏也不解说了。舰长们召开了一个紧急的私密会议决定一起刷礼物续舰长逼叽叽嗦话。
“哎呦你们别这样…喵。”
“感谢xx赠送的277个吃瓜…喵。”
“感谢xxx的舰长…喵。”
“别刷了别刷了…喵。”
司机现在只想撂摊子不干了。
当众玩羞耻play吗?啊??!
“你们一个二个怎么都这么坏!!…喵。”
此时一只叽叽失去了梦想。他在想下播后威胁录屏组不让她们把这段视频放出来的成功率有多少。
……大概为0吧。嘤。
司机从来都没发现半个小时是如此的难熬,比以前站军姿的一个小时难熬多了。淦。
他几乎是每隔一分钟看一眼右下角的时间。数字终于跳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时间…!
司机的“好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未说出口,杰克便早有预谋地再次点了个赠送。
瞬间弹幕好似回到了半小时前,大家心甘情愿地跟风:“叽叽我给你送277个喵娘你句尾带嘤半个小时好不好?”
……这该死的大同小异。
司机:……说十句嘤嘤嘤放过我好不好。
弹幕齐刷刷地发“不好。”话语之一致让人怀疑是谁又刷了个节奏风暴。
司机忍不住闭麦骂了句f**k,然后回头对某个罪魁祸首说:“你等着我下播后就去把那个卡冻结了。”
杰克的小脑瓜疯狂地转悠:冻了卡就等于冻了微信,冻了微信他就不能充值金瓜子了——
“你等我把这充的几万块挥霍完……唔总之先开个总督…”
“杰克!…不不不杰哥!杰哥您三思!存微信里起码存多少是多少充b站再送回来可是要被抽提成的…!”要不是顾及着直播他都要扑到杰克身上抢手机了。
“好啦,逗你玩的,还剩1万金瓜子而已。再不开麦小姑娘们就要以为你失踪了。”
解决完这茬子事司机终于松了口气,他扫了眼弹幕,然后震惊地发现舰长们不知什么时候又商量好了合伙刷起了喵娘风暴。现在直播间里大致分成三派,一波刷喵娘的,一波计数的看着总数什么时候达到277,还有一波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提醒着司机:“叽叽到277的时候记得句尾带嘤哦”“嘤半个小时哦”
……求房管禁言他。
人间啊不值得不值得。
司机自暴自弃地点开了双监管模式,单排屠夫,保守估计等待时间一刻钟起步。
然后耐不住寂寞的叽某人打开了小游戏。
“抢地主嘤!”
“不加倍。嘤。”
“要不起…嘤…”
“这个人居然出顺子啊嘤。”
“看我王炸!!嘤!!!”
【猛男咆哮.jpg.】
杰克带上了隔音式耳机。

画到一半的时候,手中的画笔好像不受他的控制了。它在纸张上疯狂热烈地跳着舞,笔下的线条流畅张狂,画面逐渐变得扭曲而黑暗,像是漩涡边缘被搅碎的倒影。铅灰与苍白交织着,混杂在一起缓慢形成了一个怪诞的笑脸。嘴角咧到脸的边缘,细而长的弧线中,不知包含了多少锐齿獠牙。
那弧线缓慢地扩张。与此同时,杰克的耳边响起一个鬼魅般的,熟悉却又陌生的,他最不想听到的而每天都会听到的,一个声音。
“他”说:“画得不错,好孩子。”

评论(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