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se.06

“叽叽~”
听到这甜得发腻的语调,司机拿着遥控器的手一抖,不小心按了暂停,电视上的画面定格在小女孩与大老虎的紧张对峙中。
自从杰克看了他的直播,整个人都像是蹦进了了个新大陆似的,用词开始变得奇怪。“氦怕”“阔怕”“海星”“我jio得…”“大叽蹄子”“质壁分离”“杰叽r 1 8 ”…
咦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司机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按了继续播放,贴心地放大了音量:
“我讨厌人类。”
“好帅啊…”
“你夸我我也不会喜欢人类的!”
“那你也穿人类的衣服呀。”
“我不稀罕!!”
“那你脱掉呀。”
“哎呀妈别拦着我!!我要次了她!!!”
旁边已经没声音了。司机推测这家伙有99.9%的机率悄咪咪跑过去用他的手机上lofter看杰叽 r 1 8 去了。关键是他看就看吧还点喜欢和推荐,一时间lofter上人心惶惶,舰长们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他是不是该庆幸杰克没有评论什么“好吃!!”“噫这个体位真的…超奈斯!”“长车!好评!”
司机:我不是我没有!!!
粉丝:别说了我们都懂。
杰克看的倒是津津有味,甚至还哼起了轻快的小曲。
哼歌时无意压低的嗓音,配着轻快耳熟的芭蕾舞曲,形成一种诡异的美感。
司机只觉得毛骨悚然。
因为虚幻,所以不可怕。杀人如麻又怎样,都是新闻记者夸大其词。雾都开膛手又怎样,早已化为白骨。电锯杀人魔又怎样,只能活在电影中,在小孩子的梦里客串一下大BOSS。
所以她们会在黑暗的背景下加上粉红色的泡泡,试图将猩红的血美化成玫瑰。
他知道自己有点神经质。但对于杰克,这个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的,用柔软的眼神和温和无害的面孔硬生生挤进他的生活中的“人”…他的确有点太敏感了,敏感得有一丝奇怪。杰克柔软温顺的头发,修长微凉的手指,手中灵活舞动的画笔,还有那张被细细描绘了的,浅眠中的他,就乱了心绪,搅糊了大脑。
那个在暗处蛰伏着的坏孩子,他也要蠢蠢欲动了么?

司机开始买更多的画具,高级的电脑配置,数位板。有了这些,再加上网上教的一些技巧和方法,杰克画出的作品越来越令人惊叹。这些画中没有一丝一毫的黑暗元素,纤细的梅花鹿披着晨曦在清溪边饮水。书店的小阁楼上,一只胖猫在书架下的小沙发上睡的四仰八叉。一堆圆滚滚的兔子在草坪上四散着啪嗒啪嗒地跳着,找出最满意的那撮草下口。还有街角的甜品店,被午后阳光柔和了轮廓的店主和客人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在司机直播的时候,他就在一边安静地坐着。听着司机的声音,在厚大的素描纸上勾勒着线条。青年坐在扶手椅上静静地看书,青年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切菜,青年在长廊里散步,头顶的藤蔓勾勒出精巧的花纹,青年窝在沙发里打盹,面前的电视上也播放着一只小黑猫在被子里缩成一团呼呼大睡…无一例外的,那青年身姿挺拔而修长,脸部却只勾了个大致的轮廓。脸是空白的,没有一丝修饰。
司机从来不问为什么。他假装很心知肚明地闭口不谈这件事,只是为了维护小作者的自尊。
他隐隐约约觉得,杰克是在害怕。
他猜的没错。
杰克从小到大,所珍视的,所爱惜的,从来没有一丝隐藏。他不是不想,只是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都会映入另一个人的眼帘。接着就是诱导、玩弄…毁灭。
现在虽然暂时摆脱了那个人,但事无绝对,他在尽最大的努力保护自己所珍视的,所爱惜的,所…深藏在心间的。
杰克道:“司机…”
司机立即放下手中的抹布和音箱,转过头关切地问:“怎么了?”
“…你还没给我喵喵喵呢。”
司机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杰克见他的中指动了动,伸出一半时又缩了回来。
“你在旁边没听过吗?”
“那又不是为我喵的。”
司机面无表情:“喵喵喵。”
“没有诚意。”
“你又没给我送喵娘。”
“b站注册需要手机号。”
“…我倒是有个新的手机卡…”
司机的不过还未说出口,杰克便两眼发光地扑过来。
“哪里?!!”
司机:……
司机:我不是让你天天给我送喵娘啊喂!
杰克:啊?
杰克:原来还有这种操作!学到了!
司机:…【脑阔痛.jpg.】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