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se 05

杰克是第一次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司机直播。他饶有兴趣地坐在司机左手边,尽可能不让司机在操控键盘时受到阻挡。但身子是坐直了,仍耐不住将脖子伸长睁大眼睛看着电脑屏幕。司机怕他坐久了脖子痛,在游戏结算的间隙,关了麦对他说“你坐近点看也行,只要靠后点就可以了。”
当然,也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杰克那副模样让他想起自己上学时网过的一只小乌龟,还没他手掌大。每次一经过它旁边,小王八就会特别兴奋特别激动,四只爪子扑腾着水,努力趴在玻璃壁上伸长脖子,眼睛闪闪发光满怀期待地等着天降美食。
只是他还不知道,在小乌龟心中,美食就在身边。

杰克现在觉得人生真是奇妙。就是因为那个天气预报说的什么高温橙色预警、高温红色预警,司机便问他要不要到这个唯一有空调的房间里过下午。当然,一定要保持安静。
努力压住往上翘的嘴角。灿烂的阳光毫无顾忌地穿过落地窗,在大理石瓷砖上照出一片直角三角形的空间。只要将手伸进这片光亮的区域,不一会儿就会感到暖乎乎的,从手指指尖一直传到心脏。
杰克深呼一口气,轻声道,
“好啊。”

右上角的弹幕姬欢快地工作着,红白黄三种颜色的飞快交织让杰克有些不适地眨了眨眼。怪不得他会戴眼镜啊。杰克想。
他盯着一条“完了我得写杰叽R18了1551”的弹幕从出现到消失,歪了歪头,把下巴放在了司机颈窝里。
在一堆“太太请写!”“给太太递笔”“各位老福特见”的弹幕中,还有一条,非常清新脱俗的。
“要把叽叽太阳得喵喵叫哦!”
“嗯……”杰克严肃地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还从来没听到过司机说喵喵喵。
他刚想开口指出这个大问题,眼尖瞅见一条弹幕是“主题曲警告!”
网易云歌单的“下一首播放”《Gee》跳到了“正在播放”一栏中。
接着弹幕开始疯狂滚动,像是倾盆大雨般的,一大波“叽”字正铺天盖地地涌来。不知情的人估计会以为“这是刷了多少个自定义节奏风暴啊”。
司机笑得眉眼弯弯,带着些许宠溺与丝丝无奈道。
“别叽了别叽了。”
他听到杰克在耳边很轻很轻地笑了一声,分量就像羽毛,不经意间动作带出的一小股风便可让它晃晃悠悠飘向远方。鼻间呼出的气息吹动了脸颊上细小的绒毛,是拨弄心弦的痒。
司机整个身子都僵了,他一边默默在心里哀嚎小祖宗别趴在我肩上在我耳边说话啊一边口是心非地关上了麦。
他听到杰克慢条斯理地开口。
“叽——叽?是谁?”
他觉得杰克似是是故意压低了声线。不知是杰克的下巴太尖还是两人贴得太近,他的半边身子都是又酥又麻的,浑身的弦紧绷着。杰克说话时声音的振动,口鼻呼出的热气,无一不被迅速地传入中枢神经元。
“啊…那个……”司机现在有点口干舌燥。身体的本能是去倒水解渴,从中枢神经传来的信息却是让他好好坐着,他并不想脱离这种姿势——“是粉丝们对我的昵称。”
他很庆幸自己关上了麦。不然现在肯定满屏的太太在690飙车——他可不想失去自己的直播间。
“很可爱。”
司机有一种错觉,杰克再说几句话就会咬到她他的耳朵。他想偏头躲开杰克那有魔力的下巴,但身体却是僵硬的。他想转头说,你离我太近啦我不能安心直播了。但杰克的嘴唇离他太近了,近到他一歪头,就可以尝到鲜榨橙汁的味道。他必定是在抿着嘴偷笑的吧……司机想着,眼角的余光开始向后转动,直至他应实了自己的猜测。
杰克尝到了薄荷糖的清凉和有机纯牛奶的甜香。他的手心出了点虚汗。房间里很静,可以听到阳光大把大把地洒进和空调吹冷风发出呼呼的声音,电脑屏幕的右上方在安静的刷着“叽叽是不是又去神秘的地方了”。
他去了神秘之地,尝到了禁果的味道。

直至下播后两人都未交谈。终于司机似是受不了这种氛围,开口询问道,
“晚饭吃什么?”
杰克用手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
“叽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话语间的温柔让他的心漏跳了一拍。接着便是雨点般密集的砰砰声压迫耳膜。
是有多久没被这样温柔对待了…?
他的大脑开始不受控制,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好啊,那吃你。”
话音落下两个人都愣住了,接着两人商量好了似的同时扭过头,用手背挡住罪魁祸嘴,连耳朵尖尖都变成了粉色。

“…那…叽丝面吧。”
“…好。”
————————————————————————————
那句尝到了禁果的主语“他”既指叽叽也指杰克。只是不小心亲到嘴角你们不要脑补别的什么啊!直播呢!(喂

去您妈的高中劳资要回初三!!!三个星期才星期一次!!啊!!!

评论(22)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