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刀剑庆舞】万圣节

  【11月1日】
  “Trick or treat!”
  少女看到电脑屏幕上弹出来的广告,有些懵。
  啊,原来到万圣节了啊。
  不知不觉就已经十一月了呢。
  
  少女坐在万叶樱树下,伸手接住了一片火红的叶子。叶子的边缘微微发黑,越往里却渐渐渗入细小的纹理销声匿迹,热情似火的红色占据了主导位置。一阵凉风吹来,更多的叶子被吹得纷纷扬扬地落下,像极了已过生命期限的蝴蝶。
  入秋了。
  
  “主公!”
  远远地有人跑过来朝她挥手。
  原来是鲶尾啊。少女微笑着扬手回应。“有什么事情吗?”
  鲶尾有些气喘吁吁地停在了她面前,黑色的发丝微微凌乱地被红绳束起,头顶的呆毛仍然坚定不移地立在那儿,好似没了这根天线就无法和外界正常沟通了似的。
  “主公!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当然知道啊,不然她就不会从房间里出来跑到万叶樱树下呆着了,就是要让你们一顿好找。
  尽管心里的恶劣因素在蠢蠢欲动,少女还是很配合地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嗯?什么日子?这还真是不知道呢。”
  “是万圣节啊万圣节!”
  啊喂鲶尾你不要一下子靠这么近啊,你眼里的期待都快漫出来了。
  少女微微叹了口气,捏了捏眉心:“说吧,又想干什么?”
  “嘿嘿,主君最好啦!”鲶尾一看少女的表情有些松动,讨好地挂在少女身上打滚撒娇卖萌企图让她答应自己的要求。
  少女对这种大型犬类撒娇方式什么的最没有抵抗力了。
  听完鲶尾的提议后,少女沉思了一会儿,勉勉强强答应了:“……好吧……不过不可以把事情搞大…不对是不可以搞事!你也要和一期他们妥协一下,他们要是不赞成我可就帮不了你了噢。”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等喊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鲶尾已经跑远了,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有种不真切的感受,尾音收得干脆利索,被一股突如其来的秋风吹个无影无踪。
  等等我是叫你和一期商量不是强行买账啊……少女张了张嘴,发现鲶尾已经跑没影了,又重新靠回了万叶樱的树干。
  至于鲶尾在本丸里会怎么胡闹,她也懒得管了,反正有骨喰和一期他们呢,再不济还有个小祖宗,看你们能闹到哪儿去。
  少女把手臂盖在了眼睛上,浑身散发着一种“消极颓废懒得动弹让我睡死在这儿”的和懒癌莫名神似的氛围。
  那句话说的好啊,说的是什么来着?春困秋乏夏倦冬眠……
  少女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朦胧中又回到了她曾经待过的班级,耳边吵吵闹闹,似乎是后桌的狐狸又在嚷着“为什么我一要下去买东西你们就都不下去了,明明以前一群两群去得那么欢”,右桌的学霸插嘴道“明明是你错过了点”。前面的几个人影似乎有点多,看来又是两位妹子各自的男朋友溜过来了,正在卿卿我我。左边的新·同桌的同桌沉着冷静又在和他们那一堆男生谈论着什么,不时发出同为知己的会心笑声。
  少女的耳边是熟悉的同学欢笑声,手臂下是坚硬微凉的书桌。
  真叫人安心啊。
  她轻轻笑了起来。脸上有点湿,嗯,一定是呼出来的水蒸气太多了,一定是。
  下节是什么课呢?少女想要抬起头来问问他们。在睁眼的一刹那,一切都变得扭曲模糊了起来。再度睁眼,却是另一个熟悉的脸庞。
  “……骨喰?”
  “主公做梦了吗?”骨喰静静地站在她面前,递过来一张面巾纸。
  “…噢。”少女此时才发现自己现在满脸泪痕,有些手忙脚乱地擦干净水渍,少女轻咳了一声:“话说,骨喰,你来这儿干什么呢?”
  “找你。”
  少女突然抬头,措不及防地,直直地闯进了骨喰的瞳孔中。
  「那是一双看起来就会让人想起紫罗兰的眸子。」
  不,不是这样的。
  少女想要反驳。骨喰的眸色,深紫的确如同紫罗兰,但,少女更愿意将其比喻为紫藤萝,或者…
  薰衣草。
  他的眼睛里,好似有着大片大片的花田。
  少女总会不知不觉地联想到法国普罗旺斯,那个以薰衣草为著名的浪漫之乡。那儿有着大片大片的薰衣草花田,深深浅浅,微风轻起,带起一阵小小的紫色波浪。花田绵延百里,一望无际,好像不小心就会沉醉在里面。
  是的,这紫,的确有着令人沉醉的魔力。
  少女掐了掐自己的手心。自己是干什么呢,盯着人家犯花痴吗。
  “找我…?干什么…?”
  “万圣节的场景还是由主公亲自参与布置才好。这是鲶尾说的。”
  “我怎么觉得他是自己找不全装饰呢?”
  少女一边嘀咕着一边利索地爬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正准备走,却发现骨喰看着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发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少女检查了一遍前后,很完美,没有一点瑕疵啊。
  “你…就穿这些?”
  少女眨巴眨巴眼睛,一件巫女服,没毛病啊,她又不是穿的那件白衬衫。
  骨喰不容抗拒地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少女身上,微微皱了皱眉:“只穿这么点会生病的。身上这么凉,一定是被风吹的。走,回去多喝点热水多穿点衣服。”
  话一出口,骨喰自己也有些发愣。
  这些话…不像是他所说出来的。
  很奇怪。
  少女也是一脸懵逼。
  骨头你知道有个叫ooc的东西吗?
  你还没极化呢吧宝贝?
  “阿——路——基——!你在哪儿?”
  远处传来长谷部的呼唤,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少女朝骨喰点点头,示意他跟上,向本丸走去。
  本丸内,走廊的屋檐下挂着一串一串的星星彩灯,那本是少女前一段时间网购回来准备用在大型活动上的。柱子上系着粗制滥造的南瓜灯,一看就是从厨房拿过来照着网上的教程现学现做的,因为现在天还没黑所以里面的蜡烛没有点亮,更增添了一份滑稽搞笑,完全没有可怕恐怖的气氛。等等你们是把所有的南瓜都掏空了吗?完蛋了她甚至都可以预见到在一段时间内怕是要一直吃南瓜羹了。路过的骷髅、巫婆、鬼魂、妖怪纷纷向她问好,卧槽你的蜘蛛爪子快要支楞到我脸上了!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本丸布置好,还说服大家一起打扮,能、能说真不愧是刀才吗…
  少女沉默良久,轻轻叹了口气。
  骨喰以为主君要教训他们了,连忙低下头老老实实站好,闭上眼睛。
  “…你干嘛呢?”
  少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会错了意,安慰地摸了摸他的头:“没事!鲶尾没空理你我就来代劳!走我们先去化妆…话说骨头你喜欢打扮成什么样子的呢?”
  被审神者絮絮叨叨地拉到她的房间,骨喰依然是一脸“事不关已高高挂起”“什么玩意儿我不懂啊”“淡泊名利宁静致远”(雾)。
  结果就是被少女扔了一身的服装,骨喰扒拉下来脸上的鬼面具,发现自家主公已经跑到更衣室了,只能站在一堆稀奇古怪的衣服里不知所措。
  正考虑着要不要把肩膀上的蜘蛛爪子拿下来,把脚边的骷髅堆拨开,从更衣室里传出来少女欢快的声音:“骨头!在我换好衣服化好妆之前你一定也要挑好一身衣服噢,不然……嘿嘿嘿,你会后悔的。”
  骨喰认真思考了一下主君话中的“嘿嘿嘿”和“有你后悔的”这种话语的后果有多大,再估测了一下她那异想天开的惩罚方法,默默拿起一身衣服比量了起来。
  当少女推开更衣室的门时,两人都愣住了。
  少女抖了抖头上的猫耳,觉得自己找到组织了。
  她现在身穿纯黑色带镂空蕾丝边的及膝连衣裙,上面无不显现出带猫咪的因素,小爪印啊猫胡须啊随处可见。配套的及膝袜上还带着些飘飘悠悠的丝带,脚上踩着一双跟高不超过五厘米的宽口小高跟。当然,猫耳猫尾什么的是必不可少的。
  没错!她就是要cos猫咪你管我!
  而骨喰,一身白色小礼服像极了王子,但是衣服上的猫咪图案破坏了帅气反而增添了一份可爱与呆萌,身后的白色猫尾晃晃悠悠,就像骨喰心中的慌乱在身体里四处乱窜。
  “哦——?”少女微微眯起眼睛,精心挑选的服饰配上精致的妆容,让她周身的气场从活泼可爱的林间精灵摇身一变,变成了妖艳魅惑的暗夜魔女。
  (等、等等才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喂!)
  “骨喰啊,你那个配套的猫耳呢?”
  骨喰才不承认他把那东西扔一边去了呢。
  少女朝他意味不明地一笑,威胁地呲了呲牙。
  最后骨喰还是乖乖地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少女为他戴上猫耳化好妆。
  在此期间少女忍笑忍得都快缺氧了。
  她买的衣服里,不是骷髅鬼怪就是女孩子穿的巫婆黑猫,唯独只有一件男生款式的白猫小礼服,尺寸大小什么的也很合适,嗯,合骨喰的适。
  没想到吧。
  她想到了。
  
  走廊里,看着鲶尾他们跃跃欲试“我已经准备好捣蛋要糖果了”的表情,少女横扫了他们一眼:“天还没黑晚呢,吃完饭再说。”
  一片唉声叹气。
  光忠突然跳出:“久等了——!光忠特制——南瓜羹!”
  少女:“……”
  众刀剑:“……”
  看看看看我说什么来着!让你们掏空南瓜做灯!报应!不会给我说让我网购吗?!
  万圣节,晚餐自然也是…相当惊悚。
  普通的南瓜羹、南瓜饼、炸南瓜条自然就不提了。可是这旁边的都是啥?
  女巫手指饼干,小蜘蛛纸杯蛋糕,眼球汤,大脑面包,蛆虫面……
  少女默默拿起手边的一杯鬼森森宾治喝了一口压压惊。
  哈利路亚,都是她的错,她不应该闲来无事给光忠一本电子百度菜谱的。
  然后少女不厚道地跑去厨房给自己开了小灶。
  啊果然还是零食最能够抚慰人心啊。
  至于大家,嗯对闭上眼睛吃就可以啦,仿照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来个《漆黑的晚餐》也不错。
  至于大家在餐桌上怎样的哀嚎,就不一一仔细描写了。毕竟题目是万圣节。(你才知道哦)
  
  吃完饭坐在榻榻米上正刷bilbil的少女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做好心理准备打开门,如她所料,门外四个小骷髅正张牙舞爪地朝她“吼”:“不给糖就捣蛋!”
  其中有个小骷髅甚至因为说话不太顺溜而没有跟上节拍。
  少女在他们的手中每人放了几块糖,看着他们一齐向自己有礼貌地鞠躬道谢然后离开。
  两分钟后。
  又是一阵敲门声,打开门,突然有个小恶魔“哇”的一下跳出来:“不给糖就捣蛋哦大将!”另一个带着鬼面具的恶魔无奈扶额:“不需要加那个后缀啦……不过大将,真是打扰啦。”
  有礼貌的好孩子。不愧是药研。厚你同为大将组也学着稳重点啊。
  一分钟后。
  一阵孔武有力的敲门声后,少女打开门…
  “啊!……卧槽。”
  少女:我一开门就看见三个魁梧的鬼对着我张牙舞爪。
  成功地被吓得猫躯一震。
  接下来给大家分享一股清流。
  “不给糖就丢马粪!”
  ……鲶尾,你披着白床单我也认得出来你。
  骨喰在一旁冷漠地翻了个白眼。
  猫耳小王子翻白眼还是猫耳小王子啊啊啊啊好可爱想抱在怀里撸啊啊啊啊…
  等等她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期间有无数次兼桑,一个大龄儿童,试图混进成人的酒局,结果被拦了下来,堀川也只能给了他几块糖作安慰。(不是你拦着的吗)
  还有众多比如次郎又喝多了试图发酒疯被太郎成功摆平,拖去房间扔下去,大包平一边被某烈酒辣到哭一遍痛哭流涕地揪着爷爷的大袖子问他哪里比不上天下五剑了,差点把鼻涕眼泪都糊上去,珠子的头发也只是堪堪躲过此次灾难。阿弥陀佛……还有小夜把讨来的糖果省下来分给自己两个哥哥成功让一家子全部樱吹雪,青江叫嚷着要讲又污又可怕的鬼故事,结果被石切丸拦下,突然的可惜是要闹哪样!
  吵吵闹闹,恍恍惚惚,很快就到了午夜。
  喝醉了的在那儿长睡不起,没喝醉的头疼着该怎么搬运回去这些货物,小孩子已经睡下。
  真是个热闹的万圣节呢。
  少女轻轻笑了起来。
  曾经的万圣节,虽然没有打扮成什么什么模样,但,有人会豪迈地买来一大包糖果给大家分着吃,教室里,分糖果的,抢糖果的,乱成一团。
  都,很不错。
  她静静地看着就好了,然后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少女坐在梳妆台上,抿了抿唇,对着自己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刚想拿起卸妆水,却发现不知何时,桌子上有个包装精致的盒子,里面是各种各样的糖果,上面似乎还用极细的笔写上它们原来主人的名字,下面压着一张字条。
  “主君,祝您万圣节快乐!”
  落款是,全体刀剑男士。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