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夕夕夕夕

摸最大的鱼,晒最咸的盐。
这里四夕/多多 ヽ(°∀°)ノ手速跟不上脑洞的咸鱼【
目前沉迷第五人格id木子夕夕夕夕刺客奈在线求抱(buni
杰佣园医鹿幸蝶盲裘杰双军欺诈组冲撞组!啊!!杰叽杰!!!【满足躺平】
最近沉迷叽叽o(*≧▽≦)叽叽叽叽babybaby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码字是什么我已经咸了ballball你们不要看我黑历史!
我家cp可逆不可拆
【叉腰.jpg.】

【刀剑欢舞】第十②

  【商场惊现狗血言情剧】
  到了商场之后……该怎么港,请允许她把上一篇的第4段第5段的话大致重复一遍。
  “主公,门口的大牌子上写的是啥呀?”好奇宝宝陆奥守问道。
  “supermarket,超级市场,简称超市。这一家可是全市规模最大的超市了。”
  
  少女坐在二楼咖啡厅的椅子上,喝了一口香醇的咖啡,靠在椅背上享受地眯起眼睛。她特意选了个靠窗的位置,所以可以清楚地看到楼上楼下刀们活跃的身影。
  喏,看,三楼的未成年活动区(儿童游戏区),顶着一头水蓝色头发的一期一振在一群黑疙瘩/肉疙瘩中十分显眼。嗯?肉疙瘩?就是那些谢顶的啊。令少女啧啧称奇的是那些个人老珠黄都快抱上孙子了的大妈们居然对着一期犯起了花痴。更有甚者直接拿出手机拍照,闪光灯都不关。阿姨你是单纯的犯花痴还是想介绍给自己女儿啊?你看看那几个带弟弟来玩的姐姐们都没…妈耶直接上去搭讪了!
  ……可怕。
  看着一期尼被人包围却还要好脾气地一个一个回答她们的问题,少女在心里为他点了三柱香的同时也有些不爽了起来。
  这可是她家的刀你们觊觎个什么劲!
  少女挑了挑眉,打了个响指,几点白光在指尖跳跃着消失。紧接着人群中接二连三地传来惨叫:“哎呀你不要挤我…我手机掉了!别踩啊啊啊啊!”于是手机的主人和踩手机的脚的主人理论了起来。“弟弟你不要扯我啦我在给你找姐夫…卧槽不要掀我裙子你个小混蛋!”姐姐咬牙切齿却不好在男神面前发作,只得强压住揍这熊孩子一顿的冲动好言相劝。“呦我的宝贝孙子怎么了?怎么哭了?让奶奶看看……哎呦我滴个乖乖!!”阿姨麻溜地扛起孙子直奔厕所,孙子的裤子上还依稀透出一丝黄色的水迹……
  一期松了口气,看了下四周,发现自家审神者坐在二楼的咖啡桌旁对着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笑的一脸灿烂,还偷偷伸出手比个V字。
  感激地朝着少女点了点头,一期正准备专心陪弟弟们玩,却发现人群又开始骚动起来。
  从动漫区的方向走来一位美女,那烈焰红唇,五厘米高跟鞋,大波浪卷发无不散发着“我是御姐”的气场。身高目测有一米七,再加上高跟鞋,都快和一期并肩了。
  然后,她做出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举动。
  那女人来到一期身旁,挽住他的手臂,把头靠在他肩上,对众人笑笑:“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鸦雀无声。
  少女清楚地看到一期脸上温和完美的笑容出现了一丝裂缝与僵硬。
  不得了啦有人光天化日之下抢刀啦!
  女人的心里洋洋自得,她在旁边观察很久了,这位帅哥是单独来陪弟弟玩的。肯定没有女朋友,不然在刚刚那么多人搭讪的时候早就出现了。温柔的不像话,耐心,不会拒绝人,也正是把握了这一点,女人才有信心这位暖男绝对不会当场让她难堪的。然后就是一起演戏,骗过众人,使其免于骚扰。等走到没人的地方就会向他道谢,顺便交换联系方式,再后来就会顺理成章地假戏真做…啊她的意思是真的成为情侣。女人对自己的魅力从来都是很自信的。
  少女觉得要不是这咖啡杯质量好,她早捏碎了。
  行啊,一期一振,你行。
  深吸一口气,少女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快速用灵力在身体覆上一层,构造出一副壳子。而她本身则出现在二楼与三楼的自动扶梯上。当然,外表什么的是要稍稍变了一下。
  同样的水蓝色头发,同样的黄金眸,还细心地换了一身与一期配套的衣服。身高也调了一下,1米67,太矮看起来就像妹妹…还不忘在手上拿个蓝莓味的甜筒。
  而这边,一期浑身僵硬,不敢推开女人也不敢开口解释一下。他该怎么办他该怎么办他该怎么办……正当一期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看到一个身影朝他跑了过来。
  “一!期!一!振!”
  少女有些气喘吁吁地停在一期面前,一手叉腰,一手还不忘把甜筒往嘴里送:“让你看会儿弟弟们你又惹出什么幺蛾子啦?”
  一期看着那张熟悉但又有些陌生的面孔,有些迟疑地开口:“你……”少女却打断他的话,伸出双臂转了个圈,水蓝色的长发随风飘荡,金色的眸子闪着光,裙摆微微翻动,像是林间调皮的小精灵误入了尘世,也成功地让围观的一群宅男发出惊呼和各种奇怪的声音。“怎么样?漂亮吧?我特意打扮的和你同发色同瞳色的呢。”
  一期的瞳孔暗了暗,低低地唤了声:“主君……”
  对不起,我惹麻烦了,还劳烦您亲自动手。
  少女面色微红,跺了跺脚,有些恼羞成怒地说:“哎呀你玩主仆play玩上瘾了?说好的只在家里玩呢?这么多人看着呢!不许叫主君要叫和暮!和暮啊!”
  她演技真好。随机应变能力真强。不得个奥斯卡小金人真是可惜。(噫)
  原来这位帅哥叫一期一振啊?很怪的名字。
  女人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快挂不住了。
  真是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
  女人和颜悦色地问:“一期,这位是你的妹妹吗?还没听你提起过呢。”
  经她一打岔,一期此时也反应过来了。
  女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位暖男温柔但又不容拒绝地挣开她的手,义正言辞地对她说:“抱歉,我不认识您,更别提什么女朋友了。虽然很感谢您的解围,不过,女孩子还是要给自己留点颜面的好。”然后对少女宠溺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哄道:“是我不好,不该沾花惹草,给和暮再买个甜筒赔罪怎么样?”
  少女则鼓起脸说:“不行!至少两个!”
  “一口气吃这么多冰激凌可是会闹肚子的。”
  “诶……”
  女人彻头彻尾地僵在那儿,如同被当众扒下了遮羞布,面色赭红一片,只能目送着蹦蹦跳跳的少女拉着一期离开。
  等走到一个相对人少的地方,一期才低声说:“主君,您再这样蹦跶可是会走光的。”
  …………
  蹦蹦跳跳的少女瞬间宛如被按下了暂停键,定在了那儿。片刻,才慢慢转过头来面对着一期,微笑着一字一顿地回答:“还、不、是、为、了、某、些、家、伙。”
  一期立马老老实实地站好,垂下眼帘,知错地低下了头。
  随之而来的并不是责骂,而是鼻尖一点凉凉的触感。
  他睁开眼,愣愣地看着少女。面前的人儿因为身高不够而踮起了脚尖,凉凉的手指点上他的鼻子,指尖散发着微弱的白光。
  “别动…马上就好了。倒是我失策了,忘了你们的脸在这个开放的社会有多大的轰动,不过只需要一点灵力……好了,现在不用担心了,它可以让别人在看到你的样子后马上忘记的。”
  至于那些偷拍和监控…嘛,那就是大叔的事情了!
  少女笑得一脸灿烂。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僵。
  好像别的刀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吧??!
  一期注意到主君的脸色一变,关切地问:“主君?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没事!啊对了一期你回去陪弟弟们玩吧我还有事先走了!”(自相矛盾)
  目送着少女风风火火地跑远,一期无奈地摇了摇头。
  “……幸亏里面穿了安全裤。”
  (一期一振你变了!!!)
  
  【办公室play(雾】
  时之政府某大办公室里,四面墙壁上都播放着密密麻麻的画面,上面还标着极小的序号,简直就是密集恐惧症者的地狱。而你随便点开一个就会发现是对应序号的本丸内的场景。
  大叔全然不顾这些,闭着眼睛舒适地瘫在真皮转椅上,一边转一边喝咖啡,最后造成的后果就是洁白的衬衫被咖啡糟蹋得一塌糊涂自己也被转吐了。
  进门的男生:“……”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
  “没正形。”
  大叔吐完,抽了张面巾纸擦了擦嘴,重新走到转椅前坐下,边转边感慨:“唉……是啊,大叔我老啦,没正形咯——”
  于是他成功地再次把自己转晕。
  正在咖啡机前接咖啡的男生身形顿了顿,眼皮一跳:“你我之间的年龄之差有超过十岁吗?”
  “……没有。”
  “那你还说……”
  大叔一脸悲愤地打断男生的话,一指正对着办公桌的那面墙壁:“主要是这位小祖宗一直喊我大叔啊!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那面墙壁上正播送着少女带领她的刀们浩浩荡荡奔向商场,画面占了整整一墙壁。(少女强行挤进来:“什么叫浩浩荡荡!我明明叫他们在路上隐身了!只是你们这个摄像头自带现形而已!而已!”)
  男生扫了一眼,撇了撇嘴:“以公谋私……活该。”
  “嘁——”大叔扫兴地倚在椅背上:“她不是我第一次而且是一手培养起来的么,当然得供着喽……”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奋地坐直身子,摸着下巴看着男生露出不怀好意地笑容。
  男生被他看得发毛,心里咯噔一声。
  ——坏了,又要被这家伙当做苦力了。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我偏要以、公、谋、私——”
  一个小时后,男生站在时之政府的传送门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消极的情绪。
  ……他想换个部门。换个上司也是好的!
  身旁的大叔还在喋喋不休:“我说朔本,你看起来怎么那么消沉呢?多么好的勾搭妹子的机会我都让给你了,来开心点。啊对了规定你还记得吧?第一……”
  男生忍无可忍,把手中厚厚的刚刚批准的传送请求书拍大叔脸上:“再唠叨你就自己去。”
  大叔委委屈屈地闭上了嘴:“可是人家都嫌弃我是大叔了……”
  “在我们的年龄差达到十岁之前,你没资格谈论这个话题。”
  “你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一辈子不谈嘛……”
  身旁负责传送门的狐之助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感觉到男生凉凉的目光看过来后,连忙掩饰性地咳嗽一声,扶了扶鼻尖上快要滑落的金丝边框圆眼镜,开口提醒道:“时空传送门已经开启,您可以出发了。”
  “噢对了等等。”大叔突然想到了什么,扔给男生一个小背包。男生本能地接住,打开一看,里面有一部某苹果最新款手机,一个简约轻便的黑色腕表,几本书和…一摞百元大钞。
  “给你的,”大叔朝他懒洋洋地挥挥手,“用来勾搭妹子,装逼,享受和…看时间。”
  他眨眨眼睛:“毕竟时之政府里的时钟并不靠谱。”
  男生熟练地带上手表,拎着背包,走进了传送门里,手表滴答滴答,正指向11:00。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