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夕夕夕夕

摸最大的鱼,晒最咸的盐。
这里四夕/多多 ヽ(°∀°)ノ手速跟不上脑洞的咸鱼【
目前沉迷第五人格id木子夕夕夕夕刺客奈在线求抱(buni
杰佣园医鹿幸蝶盲裘杰双军欺诈组冲撞组!啊!!杰叽杰!!!【满足躺平】
最近沉迷叽叽o(*≧▽≦)叽叽叽叽babybaby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码字是什么我已经咸了ballball你们不要看我黑历史!
我家cp可逆不可拆
【叉腰.jpg.】

【刀剑欢舞】第十①

  【“原来新贵人欢喜疯了。”】
  关于到了现世的街上,刀们的表现可以分为这几种类型。
  “不管怎样主公/弟弟/兄长最大”型。比如长谷部在一旁不断碎碎念着“主公需要我做些什么吗?”“你们这些家伙不要乱跑啊!”“请问今天的行程需要我为您安排吗?”……少女:“……不需要,谢谢。”她开始期待等到刀帐齐了后,把长谷部、巴主任、极化小酒鬼、极化骨头、龟甲和清光编在同一部队时的场景了……(龟甲翻着花绳看热闹:打起来!)嗯,再派极化今剑去那儿转一圈也不错。比如一期尼身边围着一大群小短裤,虽然家教严格但还是有几个调皮捣蛋的,所以一期不得不经常地呼唤着弟弟们的名字。此场景让少女的脑海里神奇地浮现出了一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浩浩荡荡地赶路,偶尔停下来看看有没有掉队的画面……再比如弟弟丸为他的兄长操碎了心:“阿尼甲不要随便进店铺里啊你现在可是隐身状态!”“阿尼甲不要碰小摊上的东西啊你现在可是隐身状态!”“阿尼甲……阿尼甲?!阿尼甲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现在可是隐身状态!!!”少女严重怀疑这俩货的身份是不是颠倒了。
  “撒欢儿的小蹄子”型。街道两边的店铺数不胜数,应有尽有,于是赢得了各种各样的欢呼:“哇那里有卖指甲油的!”“哇那里有卖首饰的!”“哇那里有卖茶叶的!”“哇那里是无人售货成人用品!”………少女满脸黑线,一伸手,精准无比地拽住了刚要过去的青江的长马尾末梢,然后拎着他的衣领丢到了石切丸那里,papa你帮我净化一下他吧……至于为什么不丢到数珠丸那里去,珠子一脸的清心寡欲不与你们一群五花以下的刀计较她是真不敢……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
  “只是单纯地不想高兴”型。典型代表就是一群和尚(划掉)深宫怨妇(划掉)我就是个仿品别对我抱有期待(划掉)。小夜再怎么说也只是把短刀,到了新的地方见到了新的事物还是会被吸引过去,终是耐不住性子和粟田口的一大家子去玩了。他一走,其他两位兄长仅存的温柔积极等一系列正面情绪也就不复存在了。其低气压甚至让少女一度以为全世界的乌云都跑到他俩头上电闪雷鸣起来了。还有珠子,毕竟是出家人嘛慈悲为怀看破红尘(划掉),话说他闭着眼睛能看清路吗……一同让少女担忧的还有山姥切。“被被的被被被拉得遮住了被被”,少女严重怀疑他对于木乃伊是不是有种特殊的爱好……
  总而言之,众刀一到了现世就如同惊弓之鸟离弦之箭脱缰的野马撒欢的小蹄子放出去的刀儿泼出去的水……满大街的刀男她还不能说什么,因为在外人眼里就她一人,要是大声训斥估计会被当作疯子,少女也只能默默忍耐下来。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造孽啊造孽……问她现在在想什么?她现在脑子里循环反复地播送着一个故事————《范进中举》。
  —“原来新贵人欢喜疯了。”
  吃罢早饭已是八点,少女一边感叹着终于又吃到了熟悉的中式早餐,一边将大家带到了行程的第一站。
  此时正是九月初,学生党和上班族都早早地到达了战场,商贩们也在整理商品招揽客人。所以娱乐项目、旅游景点的游人少之又少,此时不玩更待何时!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波澜不惊。突然有几艘快艇冲了过来,惊得一群海鸥扑啦啦地飞走,打破了宁静。
  “哈哈哈哈!这实在是太刺激了!好玩得让人惊讶啊!小光,你觉得怎么样?”
  经由工作人员指导,鹤球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技巧,开的得心应手,甚至让人觉得他开的不是快艇,而是飞艇。
  “还好吧,鹤先生。不过,被海风吹乱的发型似乎也别有一番帅气呢……”
  和前面sada酱的一脸兴奋相比,咖喱脸上则写满了“我为什么会和你们这群家伙混熟”,稳稳地坐在位子上,任发型凌乱他仍屹立不倒……
  另一艘快艇上,陆奥守负责驾驶。就冲着活击他那德行,少女觉得要不是因为在行驶途中估计他能蹦起来。兼定和国广两个夫妻派则全程负责帅气与蠢萌,兼桑一脚踩在栏杆上,自认为帅气地摆出了一个霸气的pose,殊不知他那黑长直的头发在身后群魔乱舞得正欢。嗯,很有次郎当初的风范。而您的好友【堀川·兼桑小迷妹·实力捧场王·小天使·国广】已上线。歌仙在一边抒发着自己的感想,他的亮色蝴蝶结坚定不移地立在头顶,实在让人感受不到风雅。被被裹紧了被被的被被,奈何仍敌不过强烈的海风,那自由自在随风飘扬的白布就像是一面在风中猎猎作响的破旧的投降旗。咔咔咔……别说了,要不是同派的哥俩拦着估计现在正在海里进行憋气修炼呢。
  少女坐在相对稳定缓慢的画舫上,一边熟悉着手里的当地地图,一边指挥着系统进行一连串的抓拍、偷拍、特写和录视频。嗯,以后可以用这些素材做成黑历史剪辑什么的……
  
  【突然的抒情你怕了吗】
  夏末的阳光还很耀眼,暖洋洋地洒在她脸上。少女闭上了眼,全身放松地倚在了长椅后方的扶手上,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
  在大家眼里,他们的主公就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不论天气多热都要坚持晒太阳,而且在30摄氏度下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外面甚至还套了一件药研同款白大褂。(少女:去你妹的白大褂!我这是风衣!风衣!)
  有些迟钝地发觉太阳正在努力地把这张莹白的脸变得温热微红,但它做不到的。少女轻轻笑了起来。她的脸,甚至整个身子,都是凉的。她亲手量过,0摄氏度。泡温泉也没有用,少女曾经赌气泡了一下午,结果水都变得和她的身体一样凉了…
  当时,在回来的路上,骨喰扶了一下差点滑倒的她,假装随意地说道:“您的手,似乎一直是冰凉的呢。”不论是递给他出阵命令、喂他吃草莓大福,还是不经意间的触碰,就像现在这样,主公的手,都是凉凉的。
  然后,他看到少女对他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走进了房间。
  对于这件关于体温的事,系统解释说:“你不是由灵力构成的嘛…!想要有和活人一样的体温是需要额外花灵力的啊灵力!其实我们当时都没打算把心脏的跳动加上去来着……”
  少女直接叉掉了显示屏。
  远处吵吵闹闹,似乎是岩融用他那和咔咔咔有得一拼的大嗓门欢呼,还说什么要用快艇狩猎刀……相对近一点的另一边,清光在和安定聊着他刚买的新款指甲油,而安定笑得一脸宠溺,眼神中的温柔掩盖了眼底那一抹近乎疯狂而执着的痴迷。
  少女睁开了眼,想要拿一块船上自备的点心。快艇开来开去,海面上有些波涛起伏,船身斜了一下。清光正倚着栏杆欣赏着指甲油,措不及防地被晃了一下,手一松,指甲油掉了下去。
  少女本能地想去接,手一伸,够到了。
  然后,因为她本身就靠在栏杆上的缘故,身体一往前倾,就直直地栽进了海里。
  ………???
  
  落入水中的那一刻,一切仿佛放慢了速度。大家的惊呼声已经被耳边的海浪声覆盖,水温柔但又无可争议地将她紧紧包围。
  阳光透过海面照射了进来。
  她的身下是无尽的黑暗,前方则是耀眼的光明。
  光明…啊。可是,大人们口中的光明,真的就那么美好吗?
  好累……好想…栖息在黑暗之中。
  就像是那段日子里,心中满满的压抑痛苦也不会有人发觉…或是,她不想让人发觉。
  可是最终……她选择了哪边呢?
  少女想起来了,她选择了光明。光明中,有本丸的大家在等着她,未来一定会有一只喵喵叫的主子等着她的投喂。
  缓过神来迅速钻出水面,少女此刻才发现,头发、肌肤、衣服,一点也没湿,边缘微微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白光,大概是灵力自发自地启动了保护模式吧。
  在众人的帮助下重新回到了画舫上,少女在大家担忧的目光中微笑着扬了扬手中的指甲油:“清光,你的指甲油。”
  
  【你再唠叨信不信我叫巴主任来跟你吵】
  被长谷部以“主公你居然掉到海里去了!太危险了!太粗心了!不行要赶紧回房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为由,少女不得不临时改变了计划,本来坐完船就去商场的现在就只能先回宾馆……才怪。
  长谷部突然炸毛。
  少女笑眯眯地看着某只炸毛的主命控,开口解释:“好啦长谷部你看我全身上下都没有沾到一滴水就不需要换衣服啦…而且你看大家难得玩的这么开心你忍心打断他们吗?”
  “可是……”长谷部在心里吐槽了一下您不在的时候他们一直都玩的这么开心就是没这么疯罢了,然后试图说服少女,“可以让他们继续留在这里我陪您回去……”
  “长谷部。”少女非常认真(划掉)地回答,“你要知道,你们会生病会受伤需要休息进食但是我不需要。”
  长谷部:“……”
  不需要你还吃得这么欢!半个冰箱都快被你吃光了!!!
  少女:呃……我那是在补充灵力!你们一大群可是都由我提供灵力的!
  长谷部:“…………”
  说不过就直接动手吧。
  于是少女就被扛起来了。
  少女:???
  怎么今儿看到的景色跟往常不太一样啊。
  哦呦一期尼你居然要仰视才能看我了哈哈哈哈……怎么一个二个都这么看着我?
  长谷部扛着一脸懵逼的少女奔到船尾,然后突然发现他们现在还在海上。
  默默放下少女,长谷部开始找舵。
  少女:“……这艘船是观光船,智能系统无人驾驶,有固定的航线,转完一圈它自然会回去,我特意挑的……哎等等!长谷部大宝贝你把刀收回去!快收回去!诶你别跳啊!谁来拦住他!!!”
  最终还是去了商场,不过刀们的身体素质真好啊一圈下来没有一个晕船的…
—————————————————————————————
        四夕:我我我…我已经很努力地在码字了…可是…好多内容啊啊啊啊一章写不完啊啊啊啊…
目测欢舞十会分成六个小部分…嗯大概,毕竟内容太多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