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夕夕夕夕

摸最大的鱼,晒最咸的盐。
这里四夕/多多 ヽ(°∀°)ノ手速跟不上脑洞的咸鱼【
目前沉迷第五人格id木子夕夕夕夕刺客奈在线求抱(buni
杰佣园医鹿幸蝶盲裘杰双军欺诈组冲撞组!啊!!杰叽杰!!!【满足躺平】
最近沉迷叽叽o(*≧▽≦)叽叽叽叽babybaby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码字是什么我已经咸了ballball你们不要看我黑历史!
我家cp可逆不可拆
【叉腰.jpg.】

【刀剑欢舞】第六

  【谁再说外交她跟谁急】
  终于在太阳下山前送走了那群依依不舍的婶婶们,少女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该算算账了。
  “想干什么去?”少女笑眯眯地摇了摇手中小巧的铃铛。
  正欲逃跑的众人身形一顿。
  “都给我到走廊外集合。”
  “是——”大家有气无力的回答。
  要——挨——骂——了——
  “光忠,厨房里还有没有点心?”
  “有啊,这次做的很多,特别是牡丹饼。”
  长谷部突然抖了抖。
  “那就好,我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诶对了,你看太阳快落山了,我在走廊外开个茶话会,权当晚餐了,怎么样?”
  “OK!”
  走廊外的众人瑟瑟发抖。
  而少女,坐在走廊边上,翘着二郎腿,抱着双臂,倚在柱子上就这样看着他们抖。
  嗯,抖得还挺有规律的呢,一波一波得跟海浪似的。
  气氛凝固得快要结冰时,少女终于开口了。
  “我才来这个本丸几天啊,附近的同僚就都认识我了,嗯?甚至还传到了政府那儿,嗯?‘听说隔壁婶是个美人儿’,嗯?‘隔壁有个欧皇’,嗯?我还没从本丸里出去过吧,嗯?”
  “主人,”长谷部特别真诚地开口道,“主人,我对您的忠心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为了您,我长谷部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长谷部啊,”少女也特别真诚地开口打断他的话,“你,我是相信的,当然前提是你能别先抖得像个筛子似的行不?”
  “………”
  鹤球眼疾手快地拿了一块牡丹饼塞到长谷部嘴里:“来吃块牡丹饼压压惊。”
  ………更加惊吓了好吗!
  少女叹了口气。
  “要低调啊谦虚啊!你们知道这四个字怎么写吗?!”
  “不知道…”
  “……”
  “给我把这四个字抄一千遍!不抄完不许睡觉!后天交给我!”
  少女气呼呼地回了房间。
  “啧啧啧…说好的不抄完不许睡觉,你还说后天再交…”
  系统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
  “就你话多!”
  少女瞪了一眼它。
  “出现了!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
  “……滚!”
  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少女发现,自己饿了。
  她饿了。
  茶话会上光顾着训刀呢啥也没吃来着……
  这个点儿大家都在罚抄,应该没人会注意到她吧…
  走咱去厨房溜达一圈!
  
  【你这熊孩子挺中二的嘛】
  骨头在房间外敲了敲门:“主公?”
  没反应。
  那当然啦你的主公在厨房里吃得正嗨呢。
  “主公,我进来了…?”
  推开门,没人。
  ……
  少女吃得心满意足,正往回走,结果碰见了自家近侍。
  强装镇定地抹了抹嘴:“咳咳,骨喰你干什么呢?”
  “找你。”
  “……”
  “第一部队回来了。”
  “哈?”
  走廊里,莺丸和大包平交谈正欢,余光瞥见了少女,便向大包平介绍道:“嘛,大包平,看,那个女孩子,就是向我们走过来的那位美少女,就是我们的主公。”
  然后,少女看到大包平一脸正气,对她说道。
  “你有病啊这么晚才来接我!”
  少女:“……”
  莺丸:“……”
  骨喰:“……”
  偷听的鹤丸:……真是吓到我了!
  “鹤球!!!”
  把鹤球赶回房间抄写后,少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中二病熊孩子。
  能说真不愧是名不虚传吗?
  “莺丸你看好他哦,不然我可保不准会砍了他。”
  “那是当然。”
  “你什么意思…”
  “再嚷嚷我就把天下五剑叫过来。”
  大包平被噎得满脸通红。
  “我不是天下五剑只是因为时间……”
  不再理会试图辩解的熊孩子,少女转身回了房间。
  
  “大——叔。”
  在屏幕另一半的大叔抖了抖。
  “天下五剑我的本丸还没集齐呢,你看…”
  “小祖宗哟你不是才要了毛利和信浓吗?!”
  “我才要了两个而已。”
  “……”
  大叔苦着脸去操作了。
  “话说等会我派咪酱去7-2,你调一下sada的掉率,要一打就掉的那种。”
  “……”
  少女表示她才不是关心刀剑们,她只是怕以后咪酱心态崩了要么天天给他们做牡丹饼要么罢工…
  
  【去现世中溜达一圈可好】
  第二天早上。
  少女敏锐地感觉到了饭桌上的不对劲。
  各种各样的眉来眼去。
  这感觉似曾相识啊。
  吃完饭,少女慢悠悠地回到了房间。
  果然,过了一会骨头来敲门了。
  “主人。”
  “进来吧。”
  骨喰站在少女面前,一脸认真地开口:“主人,关于大包平和太鼓钟贞宗的欢迎会…”
  “别想让我再跳舞。”
  少女不假思索地开口打断道。
  “……”
  失策失策!
  看着自家近侍有些低沉的情绪,少女想了想,笑眯眯地说:“当然要是骨头你卖个萌给我看的话我倒是会考虑一下。”
  “……”
  骨头选择转身就走。
  “嘁——”
  少女有些无趣地躺倒在榻榻米上。
  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冲冲地敲了敲地板:“系统?”
  “…我不是地板,谢谢。”
  “我能带着刀刀们出去玩吗?”
  “…这…要看审神者的灵力有多少了…”
  “噢——”
  少女说着打开了通讯页面。
  “大叔!”
  “小祖宗诶你又要干啥?!”
  “我要带着刀们出去玩!你看我灵力够多久的?”
  “……嗯…大概一天是没问题的。”
  “那就好啦!你看这资金…”
  “…我出,我出…”
  少女表示很满意。
  大叔真是居家旅行必备好东西!
  (大叔:喂喂喂你给我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是个东西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