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刀剑欢舞】第一

  【我做错了什么】
  经由御姐脸萝莉身的齐神泠泠被吓(…?)跑一事,少女再次被迫换回了巫女服。
  少女:我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是无辜的!
  长谷部:都把人家吓跑了你还瞎狡辩个啥,赶紧给我换回来那件巫女服!
  少女:嘿呀反了你了啊你个臭hsb居然敢凶我?小光,上牡丹饼!
  光忠:遵旨————
  长谷部:……光忠饶命!求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这回吧!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不对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清光!你给我过来!!!
  
  清光:主人,怎么啦?
  少女:(冷漠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拿了我的平板。
  清光:…那个,我就是想看看那些指甲油有没有色泽好看的…而且主人你不是亲口允许了吗…(小声嘀咕)
  少女:(抓狂)你逛淘宝什么的是没事啦!可是你给大家都看了什么?!!你看看他们!
  少女刷的一下指向一个房间里面。
  
      【集体石志最为可怕】
  乱披着被单,手上拿着块手帕,脚踩木屐,翘着兰花指,抿嘴轻笑(其实不怎么轻):“我是格格!乱格格!”
  厚身穿出阵用的盔甲,一脸兴奋:“吆西!我是御前带刀侍卫!一心一意保护皇上的安全!”
  平野也说:“我也是御前带刀侍卫!永永远远侍奉着一期尼…啊不,皇上!”
  乱抱着小老虎,有点结结巴巴地说:“那、那我就是五阿哥…”
  博多拿着小判不撒手:“我是内务总管!所有钱财都归我管理!”
  过来玩的今剑也凑一份热闹:“我是武臣!看,我还有帽子呢!”
  药研难得地参与了其中:“啊,那我就是文官!喂平野,你出阵时的帽子借我一下吧。”
  (大概是看在一期尼的份上吧…)
  而皇帝,也就是一期尼,微笑看着弟弟们胡闹。
  然后开口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真正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看到这一大型石乐志现场,清光沉默了。
  少女抓狂:“你给我解释一下啊!不要告诉我你看的是大型狗血言情古风勾心斗角宫斗剧!还是《甄嬛传》的那种!”
  “我、我就是看着那里面做的指甲很好看…”
  少女:我…#%×@&*$…
  路过的爷爷看到了,过来关切地问道:“主人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呢。”
  少女刚想感叹一句还是爷爷好看看你们一群…
  “不如让微臣为主公号上一脉?”
  “……”
  爷爷拉过少女的手,细细地把了一脉,然后面露惊喜:“启禀主公!主公这是喜脉啊!恭喜恭喜…”
  …太…太医??!
  少女满脸黑线。
  爷爷你摸的是手腕正中央的毛细血管不会感到跳动的谢谢。
  “哈哈哈…甚好甚好。”
  ……一点也不好啦!
  
  房间里面还在闹腾。
  前田突然想到一件事:“诶等等,皇上格格和阿哥都有了,那皇后是谁呢?”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我不当格格了!我要当一期尼的皇后!一期尼是我的!”乱最先反应过来,扑到一期身上。
  “啊我也要当皇后!乱你太狡猾了!”
  大家争先恐后地扑到一期身上,房间里乱作一团。
  
       【今天的狗粮接好了吗】
  少女幽幽地转过头盯着清光:“我突然后悔为什么没有把你们刀解了。”
  清光心虚ing .
  被主人盯得发毛,清光转身扑到安定怀里。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安定一脸无奈。
  “好啦好啦,你这样抱着我我可没办法走路了。”
  清光抱着安定不撒手,于是像螃蟹一样横行抱成一团穿过走廊回去。
  少女:……
  冲田组日常甜的发齁。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少女觉得自己在发光。
  虽然糖很好吃但是…
  她一点也不想当电灯泡!
  港真,她一点也不觉得虐狗。
  毕竟自己有点抖M…啊呸!她这是遇S则M遇M则S!哼唧。
  
  在回房间途中,少女看到了兼桑和堀川小天使在聊天。
  呜哇土方组日常谈恋爱!
  少女刚想静悄悄地绕开,却听到了几句话。
  “卡内桑,你觉得余氏死得其所吗?”
  “这可不好说,余氏她啊,本来就是一个小宫女,因为偷听了甄嬛与皇上的对话才成了妃子。荣华富贵谁不想呢?余氏她要是安安分分地享受也可以,可她偏偏陷害甄嬛。结果被打入冷宫,勒死了。”
  “噢——原来是这样啊。”
  …妈耶居然还真是《甄嬛传》??!
  …而且你们还这么认真地讨论??!
  少女一脸……其实她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表情。
  (莫名耳熟?对没错就是一期尼的爆衣语音。斜眼笑/)
  回到房间,少女直接整个都扑到了被子里。
  她想静静。
  (众刀剑:你是不是不爱我们了?!说!静静是谁?!)
  #本丸石乐志了肿么办?在线等,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