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刀剑乱舞】第九

  【我是不是有个假主人】
  众刀剑目瞪口呆。
  刀剑1: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刀剑2:这令人窒息的操作!
  刀剑3:如此的骚操作!
  少女:就是有这种操作!
  (画风似乎不太对)
  长谷部幽幽地转醒,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大家放大的脸。
  第二眼看到的就是少女无辜的脸。
  “你你你…”
  长谷部还没说话,少女抢先道:“长腿部大宝贝你可别再晕倒了啊…真是吓死人了。”
  “我…”长谷部还没开口辩解,少女再次抢先道:“你不会不知道居家服吧?没见过这种类型吗亲?”
  长谷部:卒。
  先下手为强!
  少女得意洋洋地翘起了嘴角。
  
  【你个没底线的狐狸!】
  当少女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间正中央有个黄白相间的毛球。
  …狐之助?
  “审神者大人!您终于来了!”
  少女径直蹲下身,向它伸出一只手:“来狐之助过来抱抱。”
  狐之助看到少女笑得一脸灿烂,莫名抖了抖。
  果然不来吗?
  少女撇撇嘴,另一只背在身后的手也伸了出来,是一个透明的塑料盒子,里面装着…
  油豆腐!!!
  狐之助立刻以每秒两百米的速度向少女扑了过来。
  
  于是狐之助吃着油豆腐一脸满足,少女撸着毛也一脸满足。
  狐之助吃完油豆腐,用爪子擦了擦嘴,开口道:“审神者大人,这次来是要通知您…”
  “小祖宗…啊不,小乌丸限锻了对吧?”
  “…是的。”
  狐之助耷拉下耳朵,居然已经知道了好没有成就感!它存在的意义呢!
  委屈的样子也好可爱!
  少女在早上的时候就在游戏里看到了小祖宗限锻的公告,知道狐之助大概会来,就特意在厨房拿了些油豆腐。
  心机girl不解释!
  
  “那么消息已经送到了,我就…”
  “咦你要走吗?我明明记得在游戏里我设置狐之助功能开启啊…”
  狐之助:“……”
  你抱着我我也走不了啊…
  哎嘿嘿肉垫好好玩!
  “呐,我问你,今天的油豆腐好吃吗?”
  少女笑眯眯地问。
  “非常好吃!颜色、光泽,深沉的滋味和些许的甜味,无论从什么方面看都是别无挑剔的…”
  狐之助嘴角有可疑的银线滑下。
  “如果你留在这儿每天都会有哦~”
  “我留留留!”
  你个没底线的狐之助!
  我喜欢!
  
  【来一发欧气吗亲】
  “长谷部!”
  “主公有什么指示吗?”
  “锻造场里有空着的炉子没?”
  “有,请问主公是要锻刀吗?”
  “对,每样资源各八百。”
  不知道欧洲玄学公式管不管用。
  少女点开游戏,果然自动开始锻刀了。
  桥豆麻袋。
  妈耶三小时二十分钟??!
  希望不是姥爷…毕竟她对这个本丸还不是太熟悉,搞出什么事情她可解决不了。
  还有就是这个本丸还没有加固禁不住姥爷拆啊啊啊啊…
  少女非常想加速看看是谁,万一撞鬼…啊不,撞祖宗了呢?
  ???操你妈怎么点不开“加速”?
  “那个…审神者大人…这个游戏只是反应出您本丸里的事情…所以说在现实生活中实现过的才会在这个游戏出现…”狐之助在一旁弱弱地说。
  敢情还是被动的啊?
  算了懒得喊长谷部了就这样等着吧…
  (你怎么不说是你不清楚流程)
  
  三小时二十分钟过后。
  “吾名为小乌丸。与外敌战斗乃是吾之命运。即使经过千年,仍未有改变。”
  妈耶小祖宗???!
  少女一脸懵逼。
  “嗯?不欢迎吗?这个情况让为父很是苦恼呢…”
  不不不特别欢迎!您能来可是我的福气!
  照例叫来长谷部让他去介绍本丸,少女再次回到房间手抱膝盖默默地坐着。
  怀疑人生ing.
  一辈子没这么欧过现在她有点恐慌。
  脱非入欧的代价是不是把她一生中的幸运都用光啊?
  怕怕。
  等等她好像已经死了。
  怕它个球!
  狐之助小碎步啪嗒啪嗒跑过来:“哇审神者大人您真的很幸运呢!一下子就锻出来了小乌丸!”
  少女转过头看着它。
  不过三七二十一先抱过来蹂躏一番!
  狐之助:“……”
  突然感觉到一丝绝望。
  这人世间是如此的凄凉,只有这油豆腐还残存着一些温暖…
  为了油豆腐它忍!
  嗯对习惯就好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