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夕夕夕夕

摸最大的鱼,晒最咸的盐。
这里四夕/多多 ヽ(°∀°)ノ手速跟不上脑洞的咸鱼【
目前沉迷第五人格id木子夕夕夕夕刺客奈在线求抱(buni
杰佣园医鹿幸蝶盲裘杰双军欺诈组冲撞组!啊!!杰叽杰!!!【满足躺平】
最近沉迷叽叽o(*≧▽≦)叽叽叽叽babybaby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码字是什么我已经咸了ballball你们不要看我黑历史!
我家cp可逆不可拆
【叉腰.jpg.】

【刀剑乱舞】第七

  【尴尬的锻造室】
  等等不是背影。
  离得这么近谁看得清啊!
  唔…蓝色的差袴式袴裙…还有这熟悉的图案…
  卧槽三日月宗近??!
  emmmmmm爷爷你在游戏里不来在这儿来得挺急的啊。
  真是要命…
  不,不对。
  少女似乎发现了一个更要命的问题。
  距离是不是有点近。
  因为刚刚她把刀拿在手里举过头顶作挥刀状,而刀剑们出现的时候都是手拿本体,所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少女努力地抬头,睁大眼睛。
  她不管!这个近距离观察爷爷美颜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
  三日月微微低头,瞳孔里的一对新月一览无余。
  “…嘛。”
  他退后一步,似乎是觉得离得太近有点无礼,手也松开了他的本体,大概是不想直接从少女手中夺走,因为太没有礼貌了。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你、你好…”
  少女有点愣神,怔怔地把刀递还给了爷爷。
  “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小姑娘?”
  少女死机了。
  这个复杂的情况她也想搞明白啊!
  解释清楚什么的她最不擅长了!
  于是少女卯足了气,大喊一声:
  “长谷部!!!”
  0.1秒种后。
  “阿路基sama!叫我有什么事吗?”
  长谷部猛地推开门。
  比上一次还快了0.9秒。
  …不愧是机动爆表的长腿部。
  “那个,三日月宗近来了,你带他参观一下本丸顺便解说一下吧…”
  少女眼神飘忽。
  她推卸责任可是一流的!
  看着自家主人不靠谱的样子,长谷部表示心很塞。
  “参观什么的明天也可以,现在该吃晚饭了。”
  “诶诶诶这么快?我零食还…”
  长谷部二话不说直接拎着少女的领子带着三日月到了餐厅。
  三日月:“哈哈哈…甚好甚好。”
  
  在去往餐厅途中少女一度伸着爪子乱晃以示抗议,奈何长谷部身高体重力气完全碾压她,少女也只能绝望地等待着到了餐厅刀剑们的嘲笑(呸),自己身为审神者的威严将消失殆尽…
  大概是自己表情太悲壮了,三日月低头,有些玩味地看着她,眼睛里划过一丝忍俊不禁。
  …爷爷你的慈祥(划掉)温柔体贴呢!
  然后到了餐厅。
  啊啊啊啊豆腐蒸虾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乐饼!啊啊啊啊蛋包饭!
  零食:你不爱我了是不是?!!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少女:管它的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唔唔唔这个土豆饼好好吃!里面还放了肉诶!
  …
  零食:阵亡。
  
  【晚上】
  少女突然觉得好无聊。
  废话她起码一天没摸手机了!
  少女心存侥幸地打开平板。
  卧槽2017年7月(哔——)日?!!
  和她世界中的时间吻合了!
  麻麻(划掉)系统这个平板坏掉了!!!
  系统:没有坏,这是为了照顾你是个穿越者。
  少女:穿越什么的让人心好慌咧。
  系统:…这样不好吗?
  少女:好好好!非常好!系统你实在是太棒了给你三十二个赞五星好评么么哒!
  系统:…
  直接下线。
  是不是被她吓的…
  不管了玩手机(划掉)平板最重要!
  等等。
  少女的指尖停留在屏幕前。
  她生前一系列的社交软件…还能登陆上去吗?
  别人会不会以为她诈尸了…
  少女莫名怂了。
  算了啦反正人都死过了还要什么社交!
  少女开始下载别的游戏。
  (众刀剑:你是不是不爱我们了?!!)
  
  1分钟过去了。
  这网怎么这么慢…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用吗?
  5分钟过去了。
  emmmmmm…
  mmp果断差评!好气哦但不能摔平板!
  少女开始在房间里四处溜达。
  咦这房间里还有浴室和卫生间?(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终于知道大叔为什么可以这么久都不出门了…
  算了先去洗澡吧。
  少女看了看浴室,嗯不错,浴缸花洒一应俱全,还有浴巾浴衣。
  
  褪下身上的T恤衫和短裤,少女有点感慨。
  这似乎是她唯一的现世里的东西了。
  打开花洒,温热的水扑面而来,从头顶顺着黑发流下,本来有些微卷的发丝因为水的沉重变得直了些。
  有点像她呢…明明已经死了却还在这儿好好的吸氧。
  真是…不可思议。
  牛奶味的沐浴露闻起来很香,不知道大叔为什么会有这种女孩子喜欢东西。
  不过嘛…这也挺好的。
  
  洁白的浴巾吸收水的速度很快…咦?新的吗?
  系统又给她开小灶了?
  啧啧啧,以公谋私……她喜欢。
  浴衣是樱花粉的,这种少女心的东西她穿上都有点羞耻…感觉自己又年轻了好几岁。
  (等等你才多大?!!)
  (嘛嘛嘛,反正未成年啦。)
  
  【诸君,她有个大胆的想法】
  站在穿衣镜前,少女打量着自己,问道:“我说系统,这衣服都是提前做好了送过来预备着还是…?”
  系统:2205年的科技足以瞬间定制出一件衣服。
  这样啊…
  少女心里突然有了个恶劣的想法。
  
  【这个主人不正常】
  所以,当长谷部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幕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他们的主公,只穿了件刚刚可以盖住臀部的白衬衫,似乎是刚洗过澡的原因头发湿漉漉地搭在后面,雪白的肌肤微微泛着粉红。而主公,正因为他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而微微张开小嘴睁大眼睛。
  (一定是他打开的方式不对!!!)
  长谷部惊吓得连他原本要来的目的都忘了,急急忙忙关上门说句对不起是我失礼了就登登登地跑下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中把头埋在被子里。
  夭寿啦他看到了什么要刀命的事儿!!!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