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丸子喵_(:з」∠)_

有你于此,生如夏花,灿若暖阳。

【刀剑乱舞】第六

  【您的好友“天然腹黑呆少女”已上线】
  带着红的发烫脸颊光速回到了房间,少女抱着零食坐在榻榻米上怀疑起了喵生。
  如果她有耳朵的话一定都会蔫蔫地趴在头上。
  少女突然想变成一只猫。
  废话出了这么大乱子她的形象已经没有了!没脸见人了!(暴风哭泣)
  郁闷地啃了一口糖葫芦。
  唔…好好吃!!!
  吃到一半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敲了敲地面(毕竟不能敲空气):“系统,你在吗?”
  “审神者大人有什么事吗?”
  系统凭空亮起了幽幽的蓝光。
  …好可怕。
  “我这个由灵魂凝聚成实体的身体,会发胖吗?”
  “…我曾经说过大人把这个身体各项指标都调正常了吧…”
  “等等,那个‘大人’是谁?”
  系统跳出一张图片。
  少女看到了图片,挑了挑眉,勾了勾嘴角。
  呦,看来可以愉快地“走后门”了。
  还真是有缘啊。大。叔。
  正在办公室惬意地偷懒的大叔突然打了个喷嚏,抖了抖,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卧槽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今天可能是个抖M日】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对的,当他看到屏幕上少女笑眯眯的脸庞时。
  …第六感比女生还准是要闹哪样啊!
  “大——叔。”
  被一个萌妹子喊大叔本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但是…
  大叔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少女实在高兴不起来。
  心塞。
  这就是他偷懒的报应吗…
  他错了哇啊啊啊啊!
  “听说你负责调整我的身体指标?”
  “不不不!小的没那个胆子…”
  “别废话,说!”
  “…是。”
  “在哪儿调的?”
  大叔立刻麻溜地调出一个界面,传了过去,十足的狗腿子样儿。
  嘛,这么多数据,看来不止她一个人是由灵魂直接凝聚成实体的。
  只见少女指尖飞动如起舞的蝴蝶,而大叔蹲在另一边脸皱成了苦瓜。
  小祖宗你悠着点呦!稍有不慎遭殃的可是我哎!
  “我说大叔,你有没有办法让我自己控制我的身体数据啊?”
  “这…”
  大叔面露难色。
  少女微笑着捞起把长166.7厘米的次郎太刀本体。
  (嘘,次郎喝醉了不知道他刀扔哪儿去了hhhhhhhhh。)
  大叔立刻怂了:“别别别小祖宗!我把我的那份数据给你成了吧?!!!”
  ↑完全忘记了两人不在同一地点砍不到他。
  少女很好地抓住了“重点”:“嗯?你的那份?”
  大叔苦哈哈地解释:“每个由灵魂直接凝聚成实体的人的身体数据都有两份,一份在我这儿一份在大本营…”
  “噗。”
  大本营?她还快乐大本营呢!
  “就是政府里的保护时间部门啦…我们习惯称它为大本营。”
  “我看是怪胎集合地吧…”
  “喂喂喂小茹凉做事可不能这么不道德哎!”
  “闭嘴,hentai萝莉控大叔。”
  …
  大叔:哭唧唧我又做错了什么。
  (委屈地蹲到墙角种蘑菇)
  
  一挥手关掉了显示屏,少女把体重调到了某个数字,然后点击“锁定”。
  完美!
  少女勾着嘴角翘着二郎腿叼着糖葫芦正嘚瑟时,长谷部在外面敲了敲门:“主人?”
  少女第一反应就是三口两口把糖葫芦全塞自己嘴里毁尸灭迹,然后差点噎着。
  自作孽不可活…
  长谷部进来时看到少女满脸通红趴在桌子上,吓了一跳:“主公你怎么了?!!”
  “没…没事!咳咳咳…就是噎着了…”
  长谷部连忙把手上的茶杯递了过去:“啊刚刚就在想主人拿了一大堆零食却没有拿水,所以端了杯茶过来,没想到还真用得上啊。”
  啊啊啊啊长腿部她男人啊啊啊啊太贴心了!
  等少女终于缓过气来,长谷部才义正言辞地道:“主人…”
  “好的我知道吃太多零食不好我错了以后会改正的!!!”
  “…不是这个。”
  “那…”少女想了想,扑闪扑闪大眼睛,“我能不能吃完零食再吃饭?你看现在是夏天这些零食不能存放太久…”
  “…不可以。”
  “…qwq…”
  “主人我要说的是不是这些…”
  “啊?哦。”
  少女有点郁闷地鼓起了腮帮子。
  她这算不算是不打自招啊…(心虚)
  “我来是想请主人去一趟锻造室,为新锻出来的刀剑注入灵力,让刀剑男子能够显现出来。”
  “你们一个二个怎么这么勤奋啊…”
  “……”
  
  少女嘴上抱怨着还是啪嗒啪嗒乖乖跟着长谷部来到锻造室。
  长谷部在一边站着等候吩咐。
  少女在刀剑面前干瞪眼。
  然后转头,期期艾艾地说:“那个…我不知道怎么给刀剑注入灵力…”
  长谷部:…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蠢萌主人。
  他深吸一口气,道:“我看前任主人刚开始是把手放在刀剑上,然后…就行了。”
  “…???!”
  “再后来…主人制作了一种含有审神者力量的式,直接把式放在上面就可以了。”
  “还真是为了不动不惜一切代价啊…”
  
  少女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得靠自己…
  她把手放在刀上,闭上眼睛,集中精神。
  嗯……
  什么都没有。
  少女的心里有一大群羊驼从草泥马大草原上轰轰烈烈地跑过。
  emmmmmmmmmm…
  少女翻了个白眼。
  她想起来了自己明明有个外挂却没有用!
  “长谷部,要不…你先出去吧…”
  “尽随主愿。”
  真是忠犬啊…
  怎么办她有一种罪恶感了。
  
  少女悬空敲了敲空气:“系统?”
  “主人有什么吩咐吗!”
  “这个怎么弄?”
  她相信系统自带摄像头的。
  “………”
  “主人,这个要凭你自己的造化的…”
  “这个怎么弄?”
  “………”
  “主人,希望你不要为难我…”
  少女笑着拎起了那把刀:“这个怎么弄?”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
  在无形之中(明明是愤怒之中…吧?)少女集中了精神,然后就感到一阵耀眼的白光闪过。
  等到少女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让众多婶婶疯狂的背影。
  ……………卧槽她是不是脱非入欧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