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夕夕夕夕

摸最大的鱼,晒最咸的盐。
这里四夕/多多 ヽ(°∀°)ノ手速跟不上脑洞的咸鱼【
目前沉迷第五人格id木子夕夕夕夕刺客奈在线求抱(buni
杰佣园医鹿幸蝶盲裘杰双军欺诈组冲撞组!啊!!杰叽杰!!!【满足躺平】
最近沉迷叽叽o(*≧▽≦)叽叽叽叽babybaby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码字是什么我已经咸了ballball你们不要看我黑历史!
我家cp可逆不可拆
【叉腰.jpg.】

【刀剑乱舞】第一

  【审神者】
  日本,一个岛国,四面环海(废话)。
  现在,我就在日本某刀剑博物馆里,跟踪前面的一位似乎对日本刀兴致勃勃的少女…
  我不是变态(严肃)。
  我这次出来的任务,就是把接任工作做好。
  趁少女一个不注意,我用外挂(…?)随便抓起一把陈列在钢化玻璃的刀就往少女的心脏捅去!
  外挂是个好东西。
  但是我高估了自己这个极度家里蹲的人的体力…这把刀怎么这么沉!
  果然是足以让日本政府陈列在博物馆里的玩意。
  于是那把刀直直地(脱手)劈向了少女。
  …卧槽失算!
  【少女】
  这次考试终于考了个好成绩!哈哈哈哈哈哈哈父母答应我去日本玩!
  到达的第一天直奔日本刀剑博物馆。
  我不会告诉你我不是对日本刀感兴趣而是对刀剑乱舞这个游戏感兴趣才去的。
  此生无悔入刀剑,但求一睡三日月…(这是我看到的愿望不是我自己的hhhhhh)
  开玩笑我站三日鹤!还有安定攻清光受!(搞事情)
  这些刀剑也很精致呢,人类的瑰宝,文化不分国界。
  哈利路亚,希望我不会被一些极度爱国的人打死。
  然后我一转身就看到本该好好呆在陈列柜里的刀直直地劈向了我。
  …Excuse  me?
  报应???!
  【本丸】
  身着蓝衣白纹的男人持刀冲向二楼,一把大和守安定抵挡十几把刀的进攻。奈何寡不敌众,纵是刀法精湛也无法挽救局面,很快这副带病之躯就吐了血。朦胧间似乎有谁又冲上了二楼,在身后大喊“总司!”…
  一片血红。
  “啊!”
  大和守安定惊恐地睁开眼,加州清光被吵醒了,一脸睡意懵懂地起身。
  “又梦到了?”
  “…嗯。”
  
  厨房里,热气腾腾。
  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正在准备今天的早饭。米饭,味增汤,煎鱼,配上一些海苔和腌萝卜。大俱利伽罗在后面瘫着张脸抱着一摞盘子等待吩咐。
  
  某楼上,房间里隐隐约约有话语传了出来。
  “啊我究竟睡了多久?都到了第二天吃午饭的时间了…什么?这是早饭?”
  “…早上你们也吃米饭啊?话说审神者的伙食不应该好一点吗…卧槽居然还有腌萝卜!阿西吧…”
  看着面前少女一边吃着属于他的早饭一边还在抱怨,前·审神者觉得自己眼角开始抽搐了。
  好吧,一开始是他劈了人家在先。
  “…唯一的荤菜就是煎鱼…刺还这么多!啊你们都不嫌麻烦吗?…”
  …嘴角也开始抽搐。还有完没完了!
  “吃完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呃…大叔你要干什么!”少女一脸惊恐。
  “…”
  大叔很心塞,他一点也不老!当然和少女比起来就…
  “好啦好啦你到底要说什么?”
  终于恢复正常了吗…大叔正了正坐姿,清清嗓子,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带(劈)过来吗?”
  少女想了想,严肃地回答:“因为你嫉妒我比你聪明比你帅气比你漂亮比你可爱比你年轻…”
  “停!不对!你给我正常点!”大叔满脸黑线。
  面前的少女歪着头老老实实地想了一会,认真地回答:“不知道。”
  “……”
  “好吧我直接说出来得了。是因为你将代替我,成为下一任的审神者。”
  “哦。”
  “…你就不能给点反应吗!”
  “啊。”
  “…”
  …这么调皮真的好么!
  “大叔。”少女突然问道,“我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死了吗?”
  大叔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是说出真相,她命数已尽,这几天一定会死,还是把黑锅全背自己身上,说都是自己害的她?
  少女笑了笑,仿佛洞穿了他的心思,道:“我明白了。谢谢你咯,大叔。”
  
  “这样,我就什么也不怕了吧。”少女小声自言自语道。
  
  大叔在临走之前什么也没说。
  应该是对这个本丸有了感情吧…
  (其实大叔内心:卧槽又少了个偷懒的地方!好可惜不能愉快地偷懒了嘤嘤嘤…)
  桥豆麻袋大叔你的接任工作还没做好呢我这个新主人要是被刀剑们扔出本丸怎么办啊啊啊!!!
  少女一脸崩溃。
  
  “主人,我进来了。”压切长谷部敲了敲门。
  吾命休矣!!!
  少女刚起身准备藏起来,长谷部就进来了。
  卧槽这家伙怎么这么快!不愧是机动爆表的长腿部!
  长谷部看到少女时一愣。
  不太对劲。
  主人这个极度家里蹲什么时候是个小少女了??!
  #主人变成了个萌妹子怎么办,在线等,急!#
  主人以前不是个…呃…长什么样子来着?
  他为什么记不清主人的脸了??!
  长谷部满脸警惕。
  少女眨巴眨巴眼,表示很无辜。
  这个气氛好怪异的说。
  最终还是长谷部先开口:“…主人呢?”
  “那个…大叔…啊不是,前任审神者他…退位(?)了,现在我是新的审神者…”
  少女表示她能怎么办她也好绝望的。
  “…”
  长谷部沉思了一会,奈何实在想不起来前任审神者的音容笑貌,只能接受这个说法。
  “既然仍是主人,那么我将效忠于您。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压切长谷部,主人的近侍。从此以后,为了主人,我长谷部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少女笑弯了眸:“不需要那么忠诚啦,我不值得的。必要的时候你们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呢。”

  您的好友【忠犬长腿部】已上线。

评论(2)

热度(4)